德懿回家那天,羅穎出去見朋友了,她去見的人不是什麼女伙,雖然她經常是去高級會所 Spa,瑜伽。但是今天不是…
 

       一個人開著車在這個空涼的城市,女人到了中年,沒有孩子,沒有老公呵護的心底的疼愛,就算再相敬如賓卻也是沒有舉案齊眉的那絲溫暖的。結婚那麼多年,她沒有孩子,作為女人那是最大的遺憾,生命是不完整的。
 

       當初那麼多追求者中,自己為什麼看中了康德嗣呢?或者他那溫文爾雅,氣質天成的感覺,讓自己著迷,但是這麼多年,她無法靠近,無法靠近…
 

       在外人眼中,多麼幸福的人啊。幸福有時候,是多麼虛無的感覺,它不在別處,只在你的心裡,你的眼裡…
 

       想到這裡,她歎了一口氣,繼續在夜色裡前行。夜色裡,紅紅的蔻丹在唇邊愈發映襯黑色裡的紅艷,絕美而詭異。
 

       從康德嗣在拍賣行工作開始,她已經和幾個港商往歐洲各國出口各種瓷器。公司的業務,從來德嗣不過問的,她一個人打天下開始,雖然家裡關係夠硬,可是一個女人,再強也有脆弱的時候,雖然做得還算順利,可是除了每次享受那成功的成就感之後,她問自己,「我還有什麼?除了錢?」
 

       但是沒有錢,她就更加覺得沒有安全感,或者對於一個女人來說,愛是最好的安全感,哪怕是吃糠咽菜,她身邊有一個會對她會心一笑,親暱的摟抱一下,都是讓她覺得安全的必要。
 

       平時德嗣醉心那些官場的集會,她從來不喜歡去,喜歡旅行,喜歡看電影。德嗣結婚之後就很少陪她去過了。她不提要求,也不說希翼德嗣主動的,但是德嗣就真不提了,處處順從,但是處處自己也順從他,兩人越來越遠了。
 

       她問過自己,值得嗎?這樣的下去?沒有答案。移民的進展還在沒有消息,她在想,要是真的來了,自己一個人去那些地方又有什麼意思呢?沒孩子,沒家…
 
 
       窯哥和莊主她也認識了很久,今天他們宴請了兩位港商,順便讓她一起去吃飯,反正莊主他們平時給她的好處無數,而且那些港商利用自己的關係也賺不少錢。所以,她更加享受那種一個女人被奉為女王的感覺。
 

       一席之間,唯你為大的那種感覺,不論男人,女人,或者誰,很多時候,不一定是自己想去那個位置,而是不知不覺給推到那個位置,而內心如果沒有足夠的謙卑的話,在這樣的位置之上,只有一個後果,就是忘我。
 

       她到了那家餐廳,莊主已經在那裡等候多時。

       「嫂子來了啊。」莊主給她拉開座位。

       「嗯」她恢復那種平日裡,喜怒都不在臉上的冷艷。

       「嗣爺最近可好?」諂媚的話語裡有探聽。

       「不錯,就是前幾天德懿出了點事。不過差不多擺平了。」

       莊主心裡一驚:「是啥事?」

       「唉,不提了。」
 

       她低聲和莊主說道:「上次你介紹給我的那個唐允川那傢伙心太黑了,讓我幫忙辦個預展,他好傢伙,來個狸貓換太子,差點要了我的命了。」

       「那怎麼樣了啊?」著急的打聽。

       「他死了不是,好了嗣爺說了,趕快就完事,免得惹禍上身。」她悄悄的和莊主說。

       「哦…」長舒一口氣。

       「來來來,嫂子,這個是專門給妳點的冰糖雪蛤。」莊主把一盞燉盅放在羅穎面前。

       「嫂子啊,我有些東西要出口啊,妳給幫忙一下?」

       「啥玩意?」

       「就是一些破爛玩意。」

       「哪天自己去辦公室叫人給你辦,自己把東西送貨倉就行。」

       「得了。還是嫂子爽快。」

       「這兩位是來自香港的陳老闆和廖老闆,他們可是一直仰慕嫂子妳啊。」
 

       兩人都給羅穎帶來了價值不菲的首飾。至於他們的所求,這次是不會提的,羅穎習慣了,反正他們不會不開口,自己何必去問呢。
 

       吃過飯,莊主例行的還是單獨把一個厚厚的信封給了羅穎,羅穎已經習慣了。收下走人。
 

       莊主出來給窯哥電話:「辦妥了,那些小東西還是可以出去的。」

       「嗯,還是你高。」
 

       羅穎回到家裡,康德嗣還沒睡,在等她。

       「德懿呢?」

       「睡了。」

       「你怎麼還不睡?」

       「等妳。」德嗣在看書,半躺在沙發上,邊上是喝了見底的茶杯。

       「不用等我。你自己早點睡就好。」

       「我也是擔心妳。」德嗣放下手中的書。看著羅穎說,臉上依舊是那樣溫容。

       「那睡吧。」
 

       羅穎去洗澡。德嗣已經躺在床上。羅穎出來,用毛巾擦著頭髮。

       「德懿沒什麼事情吧?」她問。

       「感覺沒太大事情,我說妳公司的事情,是不是可以放放了。」德嗣問她

       「那我幹啥?」羅穎有些不舒服。

       「妳先抓緊找人,把這個案子給定案,是大事。」口氣裡面有些嚴厲。

       「我知道了。」
 

       兩人關燈,各自側臥一邊。沉沉夜裡,沉重的心也是如此輕無…
 

       第二天早上,羅穎起來時候,德嗣早就去上班了。


       出來看看德懿在客廳坐著,好像在等她。

       「嫂子,我想問問,莊主他們和妳有生意嗎?」

       「你怎麼這麼問?」羅穎有些不悅。

       「沒什麼就是問問。」德懿畢竟是小輩,不好多問。

       「你自己管好公司就行。」羅穎拿出大嫂的樣子。

       「我走了,嫂子。」德懿有些慍怒。但是無奈中,也懂得禮貌。

       「對了,倪琴兒本來想去看你的,我讓她別去的。」羅穎想起什麼來似的和德懿說。

       「沒事。」德懿這一個瞬間,立刻對倪琴兒有些索然了。
 

       德懿開車離開了德嗣家裡,他要先回公司,離開這麼久,估計有得熬夜幹活了。過幾天還得去參加大哥幫他報名的培訓講座。
 

       帶上墨鏡,外面已經是枯寒冬天的最後了,這已經是快到聖誕節了,看著晴朗的天空,德懿墨鏡後面的顏色是灰灰的,但是還算明亮。一路上的車,人,在他眼中,猶如空無,他現在不知道該怎麼辦,很多事情。
 

       德懿走後,羅穎給周處長打電話。

       「小周啊,那事情你辦得怎樣了?」

       「還在辦,嫂子。」

       「抓緊。必要時候,你和蘇隊長聯繫一下吧。」

       「好的,好的,嫂子放心。」
 

       羅穎放下電話,她不想節外生枝,畢竟預展是自己的主意。而且不能影響到康德嗣就行,第一次,她想收山了…




  

◎ 步步今生二版(繁體版)為作者:玉香籠,授權pinko5606的小窩為台灣地區唯一合法刊載之網路平台,禁止任意複製轉載,必究,謝謝!◎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Pinko5606的小窩

pink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