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樓了,尹征定好的菜不一會兒有人送來了。把那些菜都裝盤了,我發現他還特別的訂了紅酒,人家還特別的送了兩個壽桃。

       「你不是不喝酒嗎?」我有些奇怪地問他。

       「那是在外面,和妳可以喝一點。」他看看我。

       「生日快樂。」我舉杯向他。

       「今天我生日。是老壽星,所以,什麼都是我說了算,不過份吧。」他湊在我邊上問我。

       我想想說:「不過份。好。」

       「嗯,那先喝酒,吃飯。」
 
       心想:「葫蘆裡賣的什麼藥?」


       菜很好吃,尹征給我夾菜,我想起和他,和十三之前吃飯的時候,十三都要起來致謝的,靜靜的把筷子咬在嘴裡看著他。


       「怎麼又這樣看著我?」尹征喝了一口酒,看看我。

       「因為你好看。」

       「嗯,慢慢看。」他微笑著吃菜,然後看著我。我反而有些發怵了。
 

       吃過飯,收拾完,我依然去沏茶,因為有些喝多了。把茶盞雙手遞給他的時候,我居然說:「四爺,喝茶。」
 

       在沙發那裡左手拿著遙控器的尹征,一下子象被什麼擊中一樣,遙控器掉地上了。
 

       「你怎麼了?」我有些奇怪。

       「沒事…沒拿穩…」尹征臉上閃過一絲不易察覺的苦楚,他揀起了遙控器。

       「來,坐下。」尹征拍拍沙發。在他身邊坐下,他抬起右手摟住了我。

       「今天我是壽星。我說什麼,妳就做什麼,是吧?」

       「是啊。」

       「好,這樣吧,先吃蛋糕,吃完蛋糕呢,我才是老壽星,是嗎?」

       「嗯,那行,給我打火機。」我說。

       「茶几上,自己拿。」尹征歪著頭看著我。
 

       我跑過去把蛋糕盒子打開,輕輕的打開蛋糕盒子,那幾朵淡淡的木蘭,邊上有幾抹淺綠的花瓣,散發著奶油的香味。我把蠟燭插上,點燃蠟燭,順手把大燈關了,只有廊燈在照耀著這個空間,朦朧中可以見到兩隻被點燃的燭心。
 

       蛋糕中間是我讓那個裱花師傅寫下的字,自己看著都好笑:「皇上吉祥。」他已經不是那個皇上了,是,他一直是我心中的四爺,今天的尹征,曾經的皇上,生日是一種紀念,也是一種緬懷吧。
 

       「你不能看,別過來。一會坐下得閉上眼睛。」我說。我有些頭暈,今天的葡萄酒後勁有些足。

       「好吧,聽妳的。」尹征乖乖的閉著眼睛我拉著他的手坐下,他一直把眼睛閉上。
 

       這個小小的廊燈,是我非常喜歡的顏色,暖黃的顏色,和以前他養心殿的宮燈一樣的燈…
 

       站在他的身後,扶著他的肩膀。彎下腰說:「好了。生日快樂。」在他耳邊悄悄地說。
 

       尹征睜開眼睛一看,他看到33歲的蠟燭在幾朵栩栩如生的木蘭花之間,靜靜的點燃的兩隻火光,照耀著他的臉龐,一張輪迴了百年的臉龐。蛋糕中間寫了四個字,「皇上吉祥。」看看那四個字,他有些悵然,「許個願吧,四爺。」尹征肩膀一閃而過的刺痛。
 

       「你把蠟燭吹了,你的願望就會實現了。」我看著他,鼻子有些發酸。但是我心裡充滿的是一種歷經百年的滄桑後,喜悅的心酸…
 
       「好。」尹征閉上眼睛,他鄭重地將雙手十指緊合,捏緊放在面前,許願。

       「噗哧…」尹征吹滅了蠟燭,一股曾經熟悉的味道撲鼻而來,那是在宮裡的時候,晚上熄燈之後,那蠟油合著熄滅的味道,讓我想起那些日子。
 
 
       他抬手把肩膀上的我的手拉在他的手裡,順勢拉了坐在他的腿上。深深的凝望著我,他在我耳邊說:「我要許願得到過去的更多的記憶。」這一刻,我忽然明白他深深掩埋在心底的渴望,寫在那首詩旁的批注,他一直想知道過去的一切。
 

       「皇上吉祥。」我在他耳邊悄悄的說。然後站起來拿走蠟燭,切了一塊蛋糕放在盤子裡,

       「喜歡嗎?這個可是你最愛的木蘭。」我看著他。

       「我是老壽星,吃完蛋糕我要問,妳只能回答。」尹征看著我。

       「好,我答應你。」心裡想:「告訴他吧,他有權利知道,慢慢地告訴他吧。」

       「那你先吃蛋糕。」我說。

       「嗯。」我拿起小叉子,叉下一小塊餵給他吃。「好吃嗎?」我問。

       尹征摟住我的腰。「好吃,妳也吃。」
 

       「嗯。」我自己也吃了一塊。這一刻,多像那些在養心殿最快樂的時光啊,想著我就覺得溫暖充滿了我整個的心…
 
  
       情不自禁我抬手去撫摸他的臉龐,想起決裂那天在養心殿,我想抬手抹去他臉上的淚水,他淚流滿面,抬手用力的拿開了我的手,可是今天我卻是實實實在在的觸摸到了這張臉龐,那張靈魂的臉龐…
 

       可今天他一手摟住我,一手握住我撫摸他臉龐的手,深深的靈魂從眼裡飄忽起來的看著我。那雙眼睛,荷花池裡面,被我的錦帕擋住的眼睛…
 

       他把我的手,放在他的唇邊,溫暖的唇,曾經被我咬傷的唇…
 

       「和我說說,那些妳和我的日子…」尹征悠悠地看著我。
 

       心裡一下子有些驀然,「日子,我和你的日子?十幾年的日子,從初初的相識,從初初的躲閃,從初初的一切,到那天手心裡的字,到那天傾盆的大雨,到那天飛身擋箭,到浣衣局,到養心殿,到最後,到今天…我從哪裡開始?那些快樂的時光,是兩人曾經的時光。他有權利知道,雖然那是他的前世,但是是我和他的今生…」
 

       忽然明白,忘卻或者真是一種最好的生活方式,如果可以,不記得,或者就是快樂的另外一種開始。人不能只在回憶中前行,就好比我在那時候,在未來中前行一樣,交錯的階梯總會讓人恍惚中差錯…
 

       「給我行個禮?今兒可是皇上的生日。」他說。
 

       我知道他在開玩笑,可是我還是站起來雙腿平行站立,兩手相握放於左腰間,膝略屈成半蹲狀。「皇上吉祥。」於我,不過是短短的時光裡,於他,卻是等待了無盡的時光,等到這個,在他身邊的她至今不記得那時是誰的女子,只記得現在的張曉的尹征。
 

       微明的燈光中,我看見他的眼裡有亮亮的東西,我想我也有…
 

       他深深吻住我,那熱烈的心開始將我心裡那些回憶慢慢的焚燒,慢慢的在心裡灌注。緊緊的抱著這人,我開始明白他對我生命存在的意義,不是過去,而是現在,那些過去真的遠去了嗎?真的可以嗎?我告訴自己,抱緊他,已經錯過了一世,不可求的今生,已然來到眼前的今生。能嗎?我能嗎?
 

       「我給你買了禮物,給你好嗎?」我抬起眼睛看著尹征。

       「嗯。」他放開我。
 

       我走回沙發,從手袋裡拿出那個明黃的盒子,輕輕打開,那是個羊脂玉的平安扣,溫潤發出光澤的,圓圓的扣。平安是我在穿越那些步步驚心的日子裡,只有他給過我的短暫的在養心殿的日子的懷念,是我希望在今生的他和我能夠得到的。
 

       上面的那一抹淡淡的黃色,被那獨具匠心的工匠雕刻了一個小小的「安」字,或許工匠是想戴這塊玉的人平安喜樂,卻不知道,那是我和這玉的緣分。他說過,在他心底一家人開心的生活,是他最大的快樂。這或者就是平安吧,他太苦了,前世太苦了,一個人去換天下人的平安喜樂。
 

       拉開紅繩,我說:「過去都是你給我禮物了,平時過節過生日,你總是給我很心儀的禮物。包括我脖子上掛著的木蘭墜子,那是你送我的第一個禮物,原來是一個簪子。今天我也給你一個能隨身的禮物。」我順手把木蘭墜子從脖頸裡輕輕的拉出來給他看。尹征摟著我,眼裡有晶瑩的光芒。他伸手摸著那木蘭墜子,看著我。
 

       「四爺。」他把頭低下,我拉開紅繩看見他臉上閃過一絲苦楚,我給他戴上這個平安扣,他不再是那個君王,只是我的四爺,我的尹征。

       「這玉如我在你身邊。」想到他馬上要出遠門。

       「嗯」。

       「喜歡嗎?」
 

       兩人低頭看著兩塊不同的玉,但是那玉石的色澤,驚人的相似。只是我的木蘭墜子有點點的舊了,我帶著我們倆的前世,他帶著我們的今生。緊緊的相連的前世今生。
 

       看著他,他也看著我。此時無聲勝過無數……
 

------
 

       朦朧的床燈照耀著他和我,靠在枕上,我輕輕的撫摸著他的左肩膀的胎記。

       「我一直不能確定你是他,直到我看到你的胎記。」我說。

       「為什麼?」尹征有些奇怪。

       「因為,你曾經為了救我,飛身擋箭上傷到了這裡。」

       「不是曾經,是永遠都會保護妳。」他摟著我說。

       想起那次在養心殿他因為胳膊酸痛,李太醫來了之後,我被十三和他譏笑的那天。我微微的笑起來,「妳笑什麼?」尹征問我。

       「我?!想起你的胳膊的故事。」

       「是嗎?今天我是老壽星噢!」

       「嗯,那天呢…」
 

       兩人就這樣躺著,慢慢的一問一答的,開始將前世和今生的碎片在我的記憶中,他的想像和渴望中慢慢的梳理,粘合…




  

◎ 步步今生二版(繁體版)為作者:玉香籠,授權pinko5606的小窩為台灣地區唯一合法刊載之網路平台,禁止任意複製轉載,必究,謝謝!◎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Pinko5606的小窩

pink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