尹征在車裡,在心裡非常慎密地分析判斷,自己的前世和張曉的故事,一定不僅僅是相愛那麼簡單,第一次,尹征開始相信宿命,逃不開的宿命。所以,他冷冷的開車,墨鏡背後的眼睛是為自己這樣的前世唏噓。
 
  
       天洋曾經說過,她喝醉說過她最愛的是四爺,就是自己的前世,而最後卻嫁給了十四,如果這樣的話,那就是嫁給了那個被雍正硬逼著去給康熙守皇陵的胤禎,自己為什麼沒有娶她?究竟是為什麼?那天給她再次戴戒指的時候,他有心試探她,依然守心如舊。
 
  
       而上次在清西陵她說,有人在她死後,冒著被殺頭的風險,都把她火化了。這個人,除了十四,和雍正的死黨十三胤祥這兩個人以外,在那時候,恐怕沒有其他人敢了,尹征知道自己在接近一個足以吞噬自己和張曉的黑洞,而張曉是唯一有這個黑洞鑰匙的人……
 

       史書和電視裡面的那些故事,在自己不知道那是自己前世的時候,對雍正的理解是要治國,要為天下蒼生的人,就算是親兒子,擋路者--死,那是沒得選的啊。可是,在那天看過殘片衝去張曉家之後,而今是想知道,那,那可是自己的前世啊。他一直幾次想問張曉,他一直最迷惑的就是自己那時候的真實的所有,她會知道嗎?
 

       冥冥中,他是她今生的救贖,而她是他前世的救主嗎?
 

------
  

       我在車上扭頭看著車窗外,早已沒有積雪的街道,和匆忙的人群在我眼前一一掠過,心裡不禁寒顫:「沒有變,輪迴,不過是換個時空而已。尹征,雍正。有區別嗎?」既然他鎖了車門,我不看他,抓著那個條幅,有些麻木的看著外面,時光它最應該磨滅的,卻如此深深的燒熔在我的心裡,而我那依然成灰了的軀殼,這一刻是空泛的,蒼茫的。於是我不再說話,我能說什麼呢?如果告訴他所有的事實,尹征能接受嗎?不告訴他所有的事實,我能對得起那所有人的過去嗎?
 

       尹征開著車到了他住的地方。他取下墨鏡,從後座抓起他的設備提包,拿過我手裡的條幅。

       「下車吧。」他看都不看我說。
 

       我遲疑了一會兒,想想我還是下車了。他背好設備,一隻手拿著條幅,一隻手遞給我。他一直伸著手在那裡,我還是遲疑的把手給他了。拉著我到了他的住所。到了屋子裡,我不知道該說什麼,尹征在收拾那些設備,他看上去非常勞累。
 

       原來想著他一定回來就開始審問我,坐在沙發上,等了半天。他就在那裡收拾他的東西,也不理會我。他去書房翻的稀里嘩啦的,不知道找什麼,我就像一個囚徒一樣,無處遁形的在等著。心裡一陣陣的顫慄,那些過去如潮水一樣,排山倒海的洶湧過來,淹沒了我的心情,而我一個人在裡面,無處尋生。
 

       「好了。」他走過來提拉了一把椅子,手裡拿著條幅,還有錦囊,還有一個文件夾。面對面的坐在了我的對面。看著他的眼睛,冰冷孤寒中深深的苦楚狠狠地穿進我心,血飛四濺。
 

       「妳說,還是我問?」尹征咬咬牙關說出這句話。
 

       寒從心起,渾身開始陷入一種冷,那種冷讓我的心開始發抖,開始結冰。


       心裡想:「說,說什麼,從哪裡開始?」我就這樣流著淚看著他,冷冷地看著他,這個轉世的四爺,一言不發。

       「為什麼這樣看著我?」尹征最後忍不住了。

       「因為陌生,也因為熟悉。」我說。

       「妳為什麼就那麼緊緊地關住自己的心門?難道我不值得妳信任嗎?」尹征低著頭說完這句話,抬起眼睛來看著我,我看見他眼裡閃動著薄薄的亮光。
 
       「不是。因為對我來說,那是二十年的時光,裡面有太多人,太多的事情,讓我無所適從。」心中的血在急速的結冰,那些冰渣子硌的好疼。

       「你今天一定要知道,是嗎?」我用有些發抖的聲音問他。

       「我不是逼妳。我不想我們之間有隔閡。」
 

       心想:「隔閡。隔閡,我們的隔閡,那是很久很久之前,而也持續到今日的。」不由的有些悲涼的笑笑。
 

       有人說,心結是一種劇情落幕前的扣子,那就打開吧。
 

       「好吧,穿越,也許是人間的奇聞,也許是命運的安排,我是一個前世和今生沒有輪迴過的人。所以,我遇到你之後,直到看見你的胎記,才相信人真的有輪迴,你已經忘記了所有的過去,我猶豫過,彷徨過,但是總是在命運的路上,與你真的不期而遇在清西陵。而那次是專門去做那個木蘭杯子的。因為我已經不想再有愛情。」說完我冷冷的看著尹征。
 

       尹征閉著眼睛,微微地張著嘴,倒吸了一口氣。用手抹了一下嘴,繼續看著我,眼裡全是探尋和質問。
 

       「我是一個有著過去的人,雖然那些過去,都是我和你的前世的過去,聽起來多麼滑稽,但是那些故事,我無人傾訴,無人可說。我的心,被那些過去深深的碾碎,淹沒。我以為你還是那個和我心靈相通的愛新覺羅.胤禛。我試圖做了最大的努力,忘記過去,但是那些也是你的過去,你有權利知道,所以我選擇的告訴了你一些,但是我忘記了,愛恨情仇,它們從來就是血肉相連的。現在我才明白,我和你的前世,已經早就結束了,而今天的今生,其實是獨留我一個人,但是我不後悔。」
 

       「那個留給你偈詩的陸業羲,如果我沒有猜錯的話,他前世是你父親,也就是康熙最信任的大內總管,貼身太監李德全。或者因為今生的他通曉玄學,所以看得到很多我們常人不能看到的東西。那天,你告訴我,他說,那酒他是願意喝的。我沒有告訴你,在他的前世,你,也就是那時候的雍正,你用毒酒賜死了他。我不知他為什麼要留那首詩給你,但是我理解,他生生世世都是忠誠於大清,忠誠於他心中的主子的忠臣。」
 

       「至於你和我的種種,你已然忘記,不用再記起了。那些種種,就留給我一個人吧。我走了。尹征…」
 

       說完這些話,我已然淚流滿面,提起手袋站起來。我說:「對不起,尹征。我先走了。」尹征丟下手裡的東西,一把摟住了我。
 

       「不要走。」他低沉的聲音裡面都是被灼傷的壓抑,他的雙手那麼有力。
 
       「我不是怪妳,妳要知道,從我第一次看見到妳,妳就是那種心事重重,顰眉深鎖。妳喝醉了和天洋說起,妳最愛的是四爺,但是妳嫁給了十四爺,我,我,我不知道自己在那時候,對妳做過什麼,是不是那時候我傷害了妳?
我…我…我不知道啊…」尹征眼裡有淚,痛苦而焦灼地辯解。「我真是很愛妳,那種感覺是一種與生俱來的,那種感情如影如絲的點點在心裡,我不能沒有妳。」
 

       聽著他的話語,被他緊緊的抱著,心裡想起那日我想送若蘭姐姐的靈柩回西北,也是最終未能得償我願,他害怕,害怕我離開紫禁城便不再回來。眼淚不停的湧出眼裡,那些往事如同一個古井被人鑿穿了心,裡面深埋的泉水和泥漿,砂石一起噴發出來。
 

       「可是,可是,你真是四爺的轉世啊…」我開始慟哭。為他早已忘卻在孟婆前的記憶,我開始恨孟婆,給他留一些不好嗎?!
 
       尹征緊緊地抱住我:「是的,我是他,我知道,妳知道為什麼我知道嗎?因為妳每次叫我四爺,我肩膀上的胎記都會疼,穿心的疼!!」
 

       我聽到這句話心彷彿被什麼重重的東西狠狠的砸了一下,原來,原來每次我看到他手會發抖,都是因為他在忍著,他想知道的更多,所以他每次都忍住。


       「你,你…」我已經無法說出話來。為那過去長長的日子,為今生已經有的短短日子,為那一直只會隱忍的靈魂。

       「我不會怪妳,真的,我是男人,總是想給自己心愛的女人那種開心的日子,但是我想知道,是因為我感覺那些故事,如重石壓住妳,也壓住我啊。」尹征扶著我的雙肩,看著我,我看到他眼裡有淚,有痛,有無奈,有渴望。
 
       「我,我現在都不知道該叫妳什麼,叫妳若曦,還是叫妳張曉。不知道哪個啊?」
 

       尹征的痛苦終於爆發:「但是我以為,愛是靈魂的撞擊,我和妳在一起的時候,就覺得那種默契,那種體察,無人可以代替妳。我雖然沒有了那些過去的記憶,但是我在美國時候,夢見一個女子在我夢中,我對她大聲呵斥,她一直在我夢裡哭。我害怕那就是過去的妳啊。我害怕對妳做過什麼?!」
 

       心中一陣撕開的痛,那血慢慢的流下,那些舊傷口,如鹽灑進心中,心在哀鳴:「啊,原來,原來他有夢見過…夢見過…」
 

       忽然我覺得嘴裡鼻子裡,有鹹鹹的腥味,用手一摸,是血…
 

       「我,流鼻血了。」尹征放開摟著我的手臂,才發現他的襯衫上,有些血跡。他嚇壞了,趕快去給我拿紙巾,我的手指上是血,他趕快給我擦。我放下手袋跑去衛生間,趴在那裡洗去手上的,鼻子上,嘴上的血跡,那血在水的沖洗下,哧溜的滑進了下水道,無影無蹤。
 
       「要緊嗎?曉曉…」尹征在後面站著,著急的有些抓狂。

       「沒事,我沒事。」我把冷水使勁的拍打著在我的腦門上,鼻子臉上,好不容易止住了。我找了些紙巾塞住鼻子,找了塊毛巾擦乾臉,感覺有些頭昏,這才想起兩人都沒吃東西。
 
       「我餓了。」我說。

       「哎…」尹征有些懊喪的後知後覺,趕快的去拿衣服。

       「妳在家裡,我去買。馬上回來。」尹征穿上外套,幾乎是奔跑出門了。
 

       我一個人走到他的房間陽台那裡,坐在地上,抱著雙膝看著外面。大大的落地玻璃和外面就這樣隔著,透明,但是隔斷,那最後一抹立刻就要走了的落霞,如血燦爛,緊緊偎依在樓群背後…
 

       多麼傷人的輪迴啊,一個知道所有,一個幾乎忘記所有,多麼傷人的穿越啊,一個知道所有的結局,唯獨不知道自己結局的人。
 

       這個男人,這個四爺,這個尹征,他們的靈魂,同一個靈魂,深深的佔據了我靈魂的每一個角落。這不是他的錯,我應該告訴他,冷靜下來的我在那裡等著尹征回來…




 

◎ 步步今生二版(繁體版)為作者:玉香籠,授權pinko5606的小窩為台灣地區唯一合法刊載之網路平台,禁止任意複製轉載,必究,謝謝!◎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Pinko5606的小窩

pink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