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向公司請了兩周的假期,然後帶著尹征給我的那些首場入場券送給老總們,終於獲得了批准。全心投入幫助尹征的準備工作中了。我給父母去了電話,他們說要安排時間,看看能不能來還不一定。心裡有一絲沮喪。
 

       之前我問他要穿什麼衣服,他說:「中式的。」我一下子沒反應過來,「難道他真想穿龍袍?!」

       「這是在中國,不要穿西服的了。妳幫我看看,去選中山裝吧。」

       「哦,原來是這樣啊。」心裡覺得我太過敏了。
 

       於是我給他專門選了他最喜歡的顏色藏青藍色的中式立領中山服,去買衣服時候發現,居然在左肩上面還有著淺淺的龍紋,當時我挑選的時候在心裡,覺得那明黃色的龍袍似乎已經開始模糊著在記憶裡遠去,非常喜歡這個顏色,所以特別的定制了他的尺寸。
 

       這天定制的衣服到了,我在那為他熨燙衣服時候,心裡有些好笑。「中山,中山,大清,大清。」我不禁為自己的聯想覺得滑稽,他正好過來,我把衣服提著給他穿上,讓他穿上試試。
 

       「不錯,我喜歡。」在鏡子那裡照照,轉身他抱著我說:「有眼光。是個好太太。」

       「對了,妳的節目單,方雲一直說妳要保密,都不給我看,能透露一點嗎?」他好奇地微笑的問我。

       「當然不行,軍機要事,不行。」我逗他。

       「哦,來人啦,拉出去斬了。竟然抗旨。」他說。然後抱著我微笑的說:「曉曉,等北京巡展結束,我們結婚吧。」
 

       我不回答他,就笑,抿著嘴笑。他看著我,眼裡是幸福,是那曾經天下與我都在他身邊,在那昏黃的宮燈那夜,幸福的人,有過的幸福。
 

       擁抱著他,我想到的卻是那句:「尤恐相逢是夢中…」我抬起手,觸摸著他的臉,真實的臉。或者今生的此時此刻才是最真實的讓我知道,找到了什麼,得到了什麼。
 

       我也真實的體會到他曾經那句驚駭夢魘中的呼叫,讓我更加的心疼眼前這個人。
 

       不過是一個房間,一個充滿初夏溫暖陽光的房間。

       不過是兩個人,兩個前世今生注定的人,只是我們都沒有參透還有的所有。


------
 

       在欣喜,忙碌,倍感壓力的兩周之後,清之夢終於開幕了。
 

       這天在北京國際會展中心。碩大的一個仿真華表樹立在會展中心門口,花團錦簇的花籃上飄動的紅綢上寫滿了各式的賀詞,尹征穿著那身合體的藏青色中式立領中山服,和他同行的很多人站在那裡恭迎著所有的來賓。我那天穿了一身尹征給我選的禮服,他說,他喜歡這種雨後青藍的淡藍色。他把我一一介紹給他的同行們,依舊是:「這是我太太,張曉。」那一刻,我對婚姻的認識更加深刻,就是婚禮或者婚書,對於真正懂了相愛和相守的人,其實是虛無的。最重要的是,你是不是賦予了婚姻裡最深的本質,相敬,相愛,相知。似乎找到了想嫁人的重要理由了。
 

       遠遠地看見了郭副部長下車了,老頭一身中山裝,車裡接著下來是辛寰宇,他居然也沒穿西服。穿了一件對襟盤扣唐裝。他應該是去染了一下頭髮,因為他的頭髮一夜就沒有了黑色,不由得心疼這個老人。看看他們的衣服,我心裡想:「真奇怪,他們都是商量好的嗎?!」
 

       「尹征。」兩個老頭和身邊的那些隨從一一到了大廳的主席台上,禮儀小姐們手裡的紅綢和剪刀也準備完畢。郭副部長讚許而自豪的握住了尹征的手,尹征感激的連聲說:「謝謝郭副部長。」
 

       辛寰宇就抱著手,在後面微笑頷首的看著尹征。他走上前一步,在尹征肩膀上一拍。
 

       「好小子啊,我真沒看錯你。聽說,東西回來一點點了?」他那老小孩的好奇。

       尹征對著他的耳朵耳語了幾句。只見他認真的聽著還不停點頭。
 

       方雲告訴我他們到了之後,我告訴尹征,我去招呼詹姆斯他們了,就看見陶澤過去和他耳語了幾句。他點頭微笑著,陶澤走了。詹姆斯夫婦和雷諾等貴賓都已經一一安排好,有翻譯和隨從。
 

       我和詹姆斯太太坐在一起,雷恩已經回到北京,只見他們一家都身著正式的禮服。很奇怪我身邊的兩個座位怎麼是空的,遠遠地我看見陶澤帶著兩個老人過來了,啊!是我媽媽,我爸爸,一定是尹征安排給我的驚喜,只見媽媽提著手袋,穿著合體的套裝,爸爸也穿著中山裝!他們看見了我,輕輕地揮手,我眼睛有些朦朧的淚光,有一年多沒看見他們了。但是心裡,覺得是很久很久了。


       陶澤給了我一個手勢,就離開了。爸爸和媽媽坐在了我的邊上。

       「曉曉啊,驚喜吧。」媽媽問我,她一把抓住我的手。笑瞇瞇地悄悄說。

       「你們不是說不能來嗎?」我悄悄地問。

       「那是小尹不讓告訴妳的。他之前派人去了深圳,他還給我們打了電話。妳爸說,一定要來,要來看看未來女婿。」

       「那我哥我嫂子怎麼辦呢?」

       「我讓親家母來幾天,不在這幾天的。」
 

       心裡想尹征的保密工作也太好了,他居然策反我父母先了,我伸出頭看看我爸,他拿著一本展覽的畫冊,神色凝重的抬著下巴看著台上,轉頭隔著母親悄悄問我:「曉曉,尹征是不是那個穿藍色衣服那個?」

       「是啊。」我心裡還奇怪,他就遠遠見過尹征一面。

       媽媽悄悄地在我耳朵邊說:「尹征啊,派人把他得獎的獎狀啊,證書啊,論文啊複印了帶給妳爸爸看,還給妳爸爸寫了一封信,毛筆字寫得哦。」

       「哦。」我心裡一愣,原來他做了那麼多備功啊。

       「妳爸爸看著那手毛筆字就說了一句話,字不錯,相當不錯,想必人品不錯。」

       「噓。」爸爸提醒我和媽媽不要再說話了,剪綵馬上開始了。
 

       司儀走上台前宣佈:「尊敬的各位來賓,歡迎各位來到文化部主辦,伊皇公司承辦的百年盛典『清之夢』,今天從其它海外博物館回來巡展的清代文物,讓大家能在百年之後,得以一睹真容。讓我們請文化部副部長郭振邦致辭。」
 
       郭副部長接過司儀遞給他的麥克風。
 

       「感謝各位朋友的到來,滄桑百年,我中華磨難重重才至今日的強盛,歷經多難興邦的年代,我們流失的不僅僅是這些參展的文物。國家現在提出『文化興國』,而興國者,匹夫也,天下興亡,匹夫有責,文化興國,也是匹夫之責也。作為一個耆老之人,我只有一句話,中華之崛起騰飛指日可待!」
 
      雷鳴的掌聲中,很多人眼睛裡有晶瑩的閃動。
 

       「下面我們請這次展覽的承辦公司伊皇公司總經理尹征致辭。」司儀遞給尹征話筒。
 
 
      「各位來賓,大家好,感謝您們今天的到來。五千年來,自有堯舜禹開始,我們的祖先創造了悠久的中華文明,對我們乃至世界都是不可磨滅的巨大財富,今天的展覽相比那浩瀚的華夏文明,不過是滄海一粟,但是我們可以在裡面尋找到文化的根基,更加熱愛這個國家,這個民族。謝謝大家的到來。」
 

       我在下面靜靜地看著這個人,只見他和郭副部長,還有辛寰宇,還有幾個重要的負責人站在上面,尹征叫司儀等一下。他拿過話筒:「今天的剪綵儀式,我要特別的介紹一位朋友給大家,他是歸還圓明園文物的國際友人第一人,詹姆斯。」只見詹姆斯離開座位,非常紳士地走向主席台。
 

       尹征把他介紹給了郭副部長,辛寰宇等幾個人,他們都和他輪流握手致謝,應該是他們都知道了。詹姆斯拿過話筒:「我很高興在貴邦得到如此殊榮。在你們敞開大門的今天,讓我更加深刻地瞭解了中國。謝謝」
 

       幾個人拿起剪刀,順勢排開,司儀數一,二,三。他們手裡的剪刀剪斷了紅綢,那紅綢編成的花朵落在禮儀小姐抬著的盤子裡。
 

       司儀宣佈:「展覽正式開始。」

步步今生-30清之夢t  
 
       我看著尹征陪著台上的人都進去展區了。我轉頭剛在想怎麼辦,方雲過來了,她帶著一個尹征公司的員工,讓這個女孩子陪著我的父母去看展覽。我趕快和我媽說:「媽,我得陪著詹姆斯太太和雷恩進去了。暫時顧不上您和爸爸,她們陪著您們好嗎?」
 

       「沒事,妳去吧,我和妳媽自己慢慢看。」我爸一向不多說話的,似乎有些放不下什麼事情的樣子,叫上我媽就走了。「哎,方雲,一會帶他們來找我啊。」

       「知道了。我都安排好了。」方雲挽著我媽的手走了。
 

       我陪著詹姆斯太太和雷恩也從VIP通道進去了展區。這次他們限定了參觀的人流量和時段,所有的參觀券都是帶著掃瞄的條形碼,那些驗票的工作人員一一的在做安檢和存包。
 

       之前我並沒有進到會場看過,帶著詹姆斯太太和雷恩,我們緩緩地進入了第一展區,一進去我就被驚嘆了,幕牆上是順著會場的圓明園四十景圖詠!一幅幅山水,一座座園林幾乎讓我驚呆了,我看見的那個圓明園,原來此後竟然如此精美絕倫,我曾經在小店裡買的碟子上看得時候也沒如此的感覺,這些圖片上的園林,這個曾經是四爺的園子,在弘歷手裡,經歷六代帝王之後的那種震撼場景讓我心悸,伊皇的人在展區中央設置了一個很大的投影幕牆,上面在循環播放著圓明園的三維復原園林全景,會場裡一直在空幽的鳴響著那曲厚重的圓明園配樂。
 

       蘇珊手裡拿著畫冊,雷恩挽著她。慢慢地我們走在那前面放滿了古瓷,古玉器,青銅器,書畫,金石印章,象牙妝龕…的展櫃,邊上有很多便衣的特衛,帶著無線耳麥,手裡拿著步話機,在各個角落巡視。
 

       我在那音樂裡有些恍惚的看著遠處陪著郭副部長和辛寰宇的尹征,有些走神。


       「曉,請問這正在播放的園林是在哪裡?」雷恩問我。

       「哦,哪裡啊,唉,那就是根據周圍這些幕牆,圓明園四十景圖和很多記載文獻,利用高科技復原的圓明園一百五十年前的盛景。」

       「我的上帝啊。」蘇珊看看雷恩,看看我。
 

       她緊緊地抓著雷恩的手,雷恩抿著嘴拉著他的母親,走到投影幕牆那裡的座位上,等到有兩個空的座位的時候,他們坐下靜靜地開始看著這個,如今已經只能在我們夢中的萬園之園。
 

       我遠遠地站在後面,有一個聲音在我背後響起。

       「這就是妳說的那個小桃花源。」我沒有回頭,是尹征。


       他慢慢地走到我的旁邊,眼睛深情地看著投影幕牆,和我一起在音樂裡,感受著他和我都已經未曾的感受和有著的感受。
 

       參觀的人們,靜靜地在音樂中,各種明亮的燈中,游離在先人的智慧和能工巧匠們巧奪天工的手藝中驚嘆,扼腕。
 

       「走吧,我帶妳去看點東西。」尹征悄悄走過去,告訴了雷恩,他要帶我離開一下。雷恩也表示想自己和母親單獨看看。
 

       我和尹征轉身來到另外一個展區,這裡很小,展區標明是「傳世的匠人」,我進去低頭看簡介的時候,看到介紹製作者的名字上是套了黑框的,徐百順,姚萬年。


       「我把他們的手藝,傳世的手藝放在這裡了,妳覺得好嗎?」

       「嗯。」我看看尹征,他深邃的眼睛看看我,我心裡有一種溫暖的悲傷。
 

       剛要離開,我看見了康德嗣一個人拿著畫冊進來這個展區。他也看見了尹征,兩人互相對望了一眼,他對我稍稍頷首點頭笑了一下,去看展品了。尹征面無任何表情的和我一起離開這個展區。


       「尹征,康德嗣現在老婆很慘的。」

       「唉,天作孽,尤可違啊。」他嘆了一口氣:「看以後能不能幫她找找醫生。」

       「對了,你怎麼把我父母接來,都不告訴我?」我才想起爸爸和媽媽。

       「總得妳喜歡不是,讓妳驚喜開心不是?」他有些得意的看著我。

       「放心吧,我都安排好了。」

       「謝謝你,尹征。」

       「我們之間沒有這個字。」他看著我說。
 

       這時候,陶澤帶著一個男的找到了我們。

       「尹總,方雲的舅舅來了,想見見你。」

       「您好,柳叔叔。」

       「你好,尹征。久聞大名啊。」

       「不敢不敢。」

       「這位是?」

       「我太太,張曉。」

       「不錯,不錯,才子佳人啊。」

       「陶澤你好好陪著柳叔叔看。」

       「好的,我們走吧,柳叔叔。」陶澤帶著那人走了。
 

       我拿著手機打我們公司那幾個人的電話,線路太忙打不通,他們也許不會第一天來湊熱鬧吧。
 

       走了幾步看到在那裡和幾個老者一起觀看那些金石印章的辛寰宇和郭副部長。

       他們向他招手,他和我急步趕了過去。


       「老郭,你看,這是雍正皇帝的那枚出名的壽山石螭紐印章--為君難啊。」

       辛寰宇告訴老郭。老郭正戴著老花鏡,一點點的看。

       「不容易啊,為君之難放於今日,用人之難,無私之難啊。」

       老郭接著說:「為君難出自《論語--子路》『為君難,為臣不易,如知為君之難也,不幾乎一言而興邦乎?不容易啊,不容易啊。他那個時候官吏清廉,國庫充盈。」

       「是啊,良臣明君,萬民之福啊。」辛寰宇邊看邊點頭。
 

尹征也不說話,就靜靜地聽他們說,用眼角看看我,我心裡明白他的意思。對他莞爾一下。我想我的眼睛在告訴他:「是,有人說你是個明君了。」


       「尹征。」郭副部長轉身說道:「不錯啊,不錯。辦的不錯。加油,我這把老骨頭給你撐著,有什麼來找我啊。」

       「謝謝您,郭副部長。」尹征禮貌的回答。

       「我和老辛去到處看看啊。」

       「好,不打攪您二老的雅興了。」


       我問尹征:「你不陪他們啊?」

       「我有更重要的人要陪。」


       方雲遠遠地帶著我父母過來了。

       尹征轉頭看看我,眼裡是隱藏很深的笑意。我父母過來了。

       「叔叔好,阿姨好,我是尹征,給你們打過電話。」尹征微微地低下頭,雙手從背後放到前面。

       「小尹啊,謝謝你啊。」媽媽很客氣的邊說邊看著尹征。

       「叔叔阿姨,我和張曉這幾天會很忙。今天我先陪著您們看看很多國外回來的展品,剩下的兩天,會有人陪著您們的。好嗎?」

       「好啊,很多東西我們聽都沒有聽說過。」我父親翻看著畫冊,對尹征說。

       「走吧,曉曉,我們去看展品。」
 

       我挽著媽媽的手,爸爸邊看畫冊,戴著老花鏡,邊聽尹征給他介紹那些東西的來歷典故,寓意。時不時我爸爸會說出他年輕時候曾經見過的東西,和尹征討論的似乎很開心。


       「喂,曉曉,這個小伙子妳爸爸說,不錯。妳自己呢?」倒是我媽邊走馬觀花的看著,邊悄悄問我。

       「媽…妳就那麼想我嫁人啊?」

       「妳這孩子,差不多了啊,年紀。」

       「好好好,明天就嫁。」

       「妳這傻孩子。」媽媽抬起手在我腦袋上輕拍了一下。

 
       我父母看完之後,方雲安排人把他們接回酒店,晚上會過來參加伊皇的貴賓晚宴。


       看看時間差不多了,我得去準備晚宴的節目和司儀溝通了。於是我告別了尹征,和方雲離開了會場。
 

       走出展區的時候,初夏的風暖暖的有些熱吹著我的臉,我聞到濃濃的那些花籃上鮮花的香味,那香味讓人覺得,天很藍很高…




  

◎ 步步今生二版(繁體版)為作者:玉香籠,授權pinko5606的小窩為台灣地區唯一合法刊載之網路平台,禁止任意複製轉載,必究,謝謝!◎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Pinko5606的小窩

pink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