尹征氣喘噓噓提著吃的跑了回來,他在路上有些後悔逼著張曉說出心裡的沉渣,但是他知道,別無他法。他頭很疼痛得不行,忍著。
 

       我坐在落地窗的地板那裡,抱著雙膝望著外面。聽到他的腳步聲走了過來,他從後面抱住我:「起來吃東西。」

       「嗯。」


       兩人靜靜地吃東西,我只吃了點點,就不想吃了,他去給我倒了一杯溫水,扶著我坐到沙發上,陪我坐下。

       「先休息吧,妳累了。」尹征說。

       「我不累,你看上去很累,今天一定累壞了。」我抬起手,摸著他的臉,想起那天想給他擦去眼淚,他拿開了我的手。不禁更加難過,尹征看著我微笑,抬起自己的手放在我的手背上,握住了我的手。

       「我還行。就是今天知道了妳過去的名字,很欣喜也很難過,妳不怪我把妳忘記了嗎?」尹征問我。

       「我…」我已經不知道怎麼說了。

       「那個老人,就是陸業羲,他原來對妳好嗎?」尹征問我。

       「嗯,很好,很睿智的一個老人。尹征…」
 

       我知道,以現在尹征的心,他一定內疚自己賜死陸業羲。「我也是經歷過了前世的生死,才明白,很多東西不能用對錯來衡量的,別太自責。」尹征已經哭了,他的眼睛緊緊的閉著,嘴唇在發抖,「他在天有靈,一定是原諒了你那時候的,不然他不會給你寫下偈詩,讓你來找我,或者他是想讓我告訴你所有的過去吧。」
 

       尹征的臉上滑過淚痕,那淚掉落下來。滴在我的手上。
 

       「我是在因為車禍出事,醒來時候成了馬爾泰‧若曦,一個滿族將軍家的十三四歲的二小姐。巧合的是,她家的二小姐也是從樓梯上滾落下去,或許是你我因緣所致,所以我借屍還魂得見你和我的前世吧。」
 

       「哦,那時候妳害怕嗎?」尹征心疼的看著我。

       「害怕啊,我一個現代人回到那個時代。而且你知道嗎,我那個時候的姐姐叫馬爾泰‧若蘭,是你的八弟,愛新覺羅‧胤祀的側福晉,所以我醒來時候是在八爺府了。」

       「嗯,他也是皇位的主要競爭者」尹征點點頭眼光有些放低,腦子裡的史學知識在重組。
 

       「是。」我開把手從他手心裡拿出來,握住溫水的杯子,心裡激烈的鬥爭要不要告訴他。想起四爺和我說過:「他寧可要醜陋的事實,也不要謊言。」我一直很內疚我在這件事情上,沒做到對他的坦誠,今天一定要告訴他的轉世,雖然是靈魂在也不在裡的四爺。
 

       「我在八爺府裡認識了胤祀,他和你的弟弟十四爺-胤禎,九爺-胤禟,十爺-胤䄉,他們就是後人說的八爺黨。」
 
       「我知道。」尹征看著我,眼神裡幽幽似乎在想像著他那些前世的兄弟們。

       「而我也認識了你,那時候你騎著高頭大馬經過大柵欄,被你的馬撞的魂都嚇出來了。」

       尹征把我的手再次抓在手裡。「一定嚇壞了吧。」


       「是,你那時候真的很凶,無論眼光,表情,而且你不會笑的。陪我一起去的丫鬟認出來你。趕快拉著我給你跪下,說出來你就是四爺,告訴你我們是八爺府的,你才勒緊韁繩,掉頭走了。而我因為是穿越的人,知道你就是後來的雍正。這是我和你的第一次見面。」
 

       「妳害怕嗎?在那時?」尹征憐惜的看著我。

       「開始就是總想著怎麼能再回來,我冥思苦想了很久,因為車禍才發生的離奇故事,所以我決定再次撞馬,可是我又撞到你和你的弟弟胤祥的馬,你緊緊的勒住了韁繩。我沒有成功。」

       「妳怎麼那麼傻啊…」尹征皺著眉頭看著我。


       「後來你逼問我為什麼要自殺,我沒辦法就問那時候的你,遊園驚夢,但是想醒醒不過來,你給我說了六個字『既來之,則安之。』」。
 
       「那能怎麼辦,妳都到了那裡,不是嗎?」尹征似乎對於這個回答很滿意,似乎對自己的前世也很符合他的心意的舉動表示了最大的理解。
 

       「所以我定下心來,在八爺府,但是我是要被送去參選秀女的。那時候,我是一個十三四歲的小姑娘卻有著二十幾歲的智商,除了生活上不需要太操心之外,很多東西都是屬於陳舊的新鮮的。那段時光非常快樂,我去捉兔子,和八爺的小姨妹打架,後來他們都叫我拚命十三妹。」

       「妳啊…」尹征看看我說。
 

       「我進宮之時,原本打算很快就想出宮,可是陰差陽錯的我被選去做康熙的御前侍奉做了奉茶女官。那時候,第一次真真實實的開始了雖說是遊園驚夢,但是卻實實在在的宮廷生活。」

       「妳害怕嗎?」尹征憐惜地問我。


       「怕,因為歷史上記載了九王奪嫡的故事的,我已經無法逃開,好比一個漩渦,我已經深陷其中。我知道所有人的結局,唯獨不知道我自己的命運。我每天都小心翼翼,如履薄冰,不敢得罪誰,也不敢靠近誰。」

       「包括我嗎?」尹征滿心疑惑地問我。


       「是,那時候我給你起了一個外號,叫冰塊臉。」說到這裡,一種苦澀浮現在心,
 
       那個穿著紫色王袍的愛吃葡萄的冰塊臉,他,而今就在我面前,眼淚開始慢慢地流下來…
 

       「我的姐姐原來是有個戀人叫青山的,但是因為你的八弟看中了她,所以嫁給了他,但是一次八爺無意得知,派人回西北去查被阿瑪得知,我那時候的阿瑪將青山派到前線,後來戰死在沙場…」我想起若蘭最後的時光,願蒼天憐見,她找到青山,得黃泉相見…
 

       「這個姐姐終於鬱鬱而終,而和你八弟也終其一生,形如路人。她死前,我跪求八爺休妻,讓她能心安得見青山亡魂,那時候你已經是皇上了,所以,你把她的名字從宗譜裡拿掉了。那是你為她做的我一直特別感激的事情之一。」
 

       「在八爺府生活的日子裡,他給了我很多照顧和關心,他算是一個溫文儒雅的,重情重義的人。」說到這裡,我想起那個在神武門扭頭站在馬邊的孤獨的身影,那最後的見面啊,終於在紅塵中,再也沒有得見了的人……他說「將紫禁城忘記,將我們都忘記…」可是可是,我能忘記誰呢……不由得淚流滿面……
 

       「現在算起來,他算我在那個時候的初戀。」鼓足勇氣說出這句話給尹征,我看著他,他平靜地看著我。


       「他對妳好嗎?」尹征心中閃過一絲絲別樣的情緒。

       「很好,我在入宮時候,在那種環境中,得到他很多照顧,但是我和他最後分手了。而分手的那天,我一個人在雪地裡奔跑,遇到了你和十三爺,我的腳崴得很嚴重沒辦法走。現在想來,還是不夠愛吧。或者都不是彼此的真命天子。」
 

       「那時候,你們幾個皇子和我都很好,十阿哥和我因為年紀相仿,別忘記我才十多歲啊,他後來被康熙指婚娶了八爺嫡福晉的妹妹,他很不開心,他大婚那天,我為他感到特別委屈,在那個時代,婚姻都由不得自己的。你的十三弟那天也心情不好,大家都瘋傳我因為十爺失魂落魄,十三爺把我提拉上馬,去外面喝了一夜酒,從那以後,我和他成為真正的至交知己。」
 

       「沒想到,妳和胤祥是那麼好的朋友,看來真是命中注定,妳這輩子和天洋也很好啊。」尹征低著頭為如此的冥冥感到不可思議,露出唏噓的表情。


       「那妳和他為什麼分開了呢?」


       「我知道歷史,他最後一定會奪嫡失敗,而被雍正,也就是你圈禁。」我斜眼看著尹征,他眼裡沒有詫異,就只有一種深邃的思索。

       「但是他並不願意放棄,在我和皇位之間,他選擇了皇位。」
 

       尹征抓住我的手,捏得緊緊的,生怕我會跑了一樣。


       「那,那時候和我和妳呢?」尹征苦澀的看著我問我。
 

       我不知道怎麼回答他這個問題,這個歷經如此滄桑的靈魂,在我面前,我哽咽地說:「我不知道怎麼去描述你我的那段時光。它讓我更加懂得今生與你的相遇是多麼的難得,或者就是宿命的一定要遇見吧。」
 

       尹征抬起手,給我抹去臉上的淚,可是再次滑落,這是我一個承載的所有人的故事啊……
 

       「我一直都很怕你,因為我知道你是以後的皇帝,對你我都是能避開就避開,但是命運這樣的東西,真不是人力所能阻隔的,好比感情,它來時你無法抗拒,它走時,你無法挽留。你是那種非常強勢的人,骨子裡,你和你的前世就是一個人。」
 

       「我和他分手之後,對於那時的自己前途覺得渺茫,特別是那個時代的女人,歸宿如何完全不知,非常灰心。有天路過乾清宮,遇見八爺,他那麼渴望得到皇位,我因為知道歷史,知道你後來的那些重臣名字,我忍不住透露給了他一點點。讓他多注意你。」說完我看著尹征。
 

       他沒有說話,就皺了皺眉頭。
 

       「那時候太子想讓我做他的側室,我不願意,但是聖命難為。那時候簡直就覺得是末日來臨,但是你和八爺幫我想了很多辦法,而我為了逃避,在北京的數九寒冬,往自己身上淋冰水,發燒數日,終於度過此劫數。」
 

       「唉……」尹征沒有說話,就是緊緊地握住我的手。
 

       「那個條幅是那天我被十爺不小心踢了一腳,你來看我時候寫的。後來被你帶走了。而那天我在你手心裡寫下『皇位』二字,問你,你想要不想要,你非常坦然的告訴我,『想要』,你的坦誠,深深的打動了我。那句話,就是在太子風波時候你寫給我的話語,我受益很多。」
 

       尹征就是緊緊的握住了我的手,什麼都不說,靜靜地傾聽。
 

       「隨後十三爺被陷害,幽禁十年,而你開始深居簡出參禪學佛。」


       「據說雍正是被譽為得到佛學真傳的唯一天子。」尹征苦笑地看看他左手的金剛子佛珠。喃喃地說。


       「十三要去幽禁之前,曾經有一個紅顏知己,綠蕪,她想前去陪伴,但是康熙不准。我被迫無奈,仗著恩寵求情,在雨裡被罰下跪,你冒雨前來和我一起在雨中站著,挨著。讓你回去,因為我明白你的心意。最後在眾皇子的求情下,終於被十四安排了和十三一起前去了。」


       「換成今天我也會的。」尹征喃喃地說,似乎在驗證著今生的自己會做怎樣的回應,以期找到靈魂的契合。


       「很多年之後,你的皇后告訴我,你回家之後,在雍和宮的院子裡,自己在院子裡淋了一天一夜的大雨。陪著我。」
 

       「我不會讓妳一個人再去承擔那種痛苦。相信我。」尹征說。
 

       「而這次事件之前,本來你是想去跟你的阿瑪要我的,我也期待著,可是人算不如天算啊。我在雨裡跪到昏倒,連著燒了幾天幾夜,大病一場,終於你來看我,卻是要和我分手,你說,你不能再去向你父親要我了,但是你走的時候,把我的火盆差點搗騰的把屋子都燒了,我非常傷心,但是也理解你的苦衷。」

       「妳,妳,原諒我,原諒我…」尹征痛苦得不行。


       「沒有對錯,我經過生死之後,比起那個時候,更能明白的。那以後你就變成了一個天天『晨興理荒穢,帶月荷鋤歸』的閒人了。那個時候,你住的地方就是圓明園。」
 
       「難怪我小時候第一次去那裡,居然大哭……」尹征似乎找到了某種答案。
 

       「我繼續在宮裡做御前侍奉,而你已經不太進宮來,幾乎見不到你的。有一天在菊園,我去採菊,看到一朵很好的菊,我沒有剪,你在背後問我:『為什麼不要那朵?』我覺得有些不忍。終於你問我,為什麼不恨你?我覺得,愛本身就是一種無法恨的感情,能恨的不叫愛。那時我就告訴你,寧可兩人獨活,小不忍則亂大謀的事情,史書記載不少。你說了一句話,我至今銘記於心的話,你說,『妳果然懂我。』那天下午我和十福晉在花園,碰巧弘時在練射箭,我都沒明白怎麼回事,你一把推開我,自己被箭射傷了左肩。我問你為什麼?你說,我受傷你會更疼。那一刻我明白,自己的心和你的心始終是在一起的。」
 

       尹征摸摸自己的左肩:「胎記,胎記。原來…」尹征是知道的但是他並不知道是那樣的情況。
 

       「後來因為我抗旨不嫁給你的弟弟十四爺胤禎,被遣送到浣衣局給太監們洗衣服六年。期間十三和綠蕪生下了他們的女兒,承歡。你抱著她來浣衣局給我看。」耳邊彷彿響起那稚嫩的聲音:「姑姑,姑姑…」我可愛的承歡啊…

       「妳為什麼不答應呢?」尹征臉上全是苦,疼痛的苦。

       「因為我不想違背自己的心。」

       「妳…」尹征什麼都沒說。緊緊的拉著我的手。


       「一直到康熙六十一年,因為他飲食不振,所以李德全讓和我回去給他做些吃的。結果被他吃出是我做的,赦免我並再次回到了他身邊做奉茶女官。後來的事情,你應該都知道了。」


       「我不知道,那我為啥不娶妳?」尹征似乎對那時如此不負責的行為完全不理解。


       「本來是要冊封的,但是一直出了很多事情。」我刻意的避開很多問題。

 
       「九王奪嫡,輸的不是那麼容易甘心,贏的不是那容易放心的。」我說。
 

       「我因為在浣衣局和之前的兩次發燒,身體嚴重受損,當時的醫療已經沒有辦法治了,太醫說治療好,只有十年,你將十三爺的一身病痛和我的,統統都算到了胤祀和胤禟他們身上。高高的皇權,給了你最好的理由和武器。但是我和他們認識了十幾年,他們是你的血親啊,不忍心,真的不忍心你如此,但是完全的兩敗俱傷,已經沒有化干戈為玉帛的丁點可能。」
 

       「妳怎麼那麼天真啊,那是權利,那是宮斗啊?誰都不會改變歷史,歷史總是依照它自己選擇的道路發展的。妳相信我,男人看世界和女人看世界是完全的不同的。」尹征是如此的堅定。
 
 
       「我後來因為他們和你發生巨大的分歧隔閡,我想逃離紫禁城。期間我也失去了我和你唯一的孩子。」一種隱藏很久的痛飛快的滑過我思緒。
 

       「天哪…」尹征臉上浮現巨大的痛苦…
 

       「你和我之間發生了巨大的衝突,是因為你對他們的鐵血手腕,讓我害怕,恐懼。我後來身體越來越差,太醫告訴我,我已經時日無多。但是我並沒有告訴你,十四一直知道我想離開紫禁城,他托人告訴我如我想走,他必定如我所願。我那時不知道他有什麼方法可以讓我離開那個可怕的,圍困了我一生的紫禁城。但是我渴望離開。後來才知道他手握康熙賜婚的聖旨,而八爺他們為了讓我離開,逼迫你放手,他親自去和你講述了我和他的所有交往過程,雖然是普通男女戀愛的,但是在那個時代,你的那個位置,是何等的傷你,我自己是死了之後,才慢慢明白的,經歷過,才明白。」
 
 
       「你震怒,你傷心,就連我最後的解釋都不願意,我也不知道說什麼,因為你那時候是高高在上的天子啊。於是我離開了紫禁城,和你的前世到死,沒有再見一面。這也是我一直以為你恨我,不原諒我的原因,所以當我再次看見有胎記的你,恐懼,害怕。但是,那張日記,我不知道以你的個性,為何會留下如此,想來是我曾經在病重的時候,在花園和你說過我,叫張曉。我不屬於你們的那個世界,我害怕自己身不由己的離開你。那張日記,讓我明白了,你錯過與我最後的見面了,你不再恨我,所以我那天在天洋家裡情緒完失控,因為看到那句,『他一直都愛她』」。
 

       講述到這裡,我想,我已經說完了所有的故事。我選擇靜靜地看著尹征。

       既然他要問,我就說,我已然如釋重負一樣。
 

       尹征沒有表情,就那樣靜靜的沉默著。眼睛望著前方,似乎在回憶,似乎在想像,似乎在和腦子裡的歷史重合。
 

       夜已經很深了,我好睏好累。想離開,但是我知道不可能,車子還在公司。

       「尹征我想睡了。我好睏。」


       半天尹征回過神來。

       「好,好,走吧。」
 

       這一夜,尹征忘記取下手上的佛珠,就這樣的拉著張曉的手,兩人手心對著手心,沉沉睡去…




   

放我的真心在你的手心-葉歡

放我的真心在妳的手心
也許明天不再相遇
放你的真心在我的衣襟
風雨吹不進我心的寧靜
眼前多少艱難
漫漫長路
有誰來陪伴妳同行
眼底藏著秘密
只願與妳同心
要把世界喚醒
放妳的名字在我的內心
我們一定會再相聚
放妳的歌聲在我的記憶
讓人間多些愛的傳奇

◎ 步步今生二版(繁體版)為作者:玉香籠,授權pinko5606的小窩為台灣地區唯一合法刊載之網路平台,禁止任意複製轉載,必究,謝謝!◎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Pinko5606的小窩

pink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