尹征和同學在咖啡廳裡對坐,他把同學要的東西交給了同學。
 
       同學問他:「你前幾次老給我寫信問那些精神分析的事情,出什麼事情了嗎?」
 
       尹征抬著咖啡喝了一口,「哦,沒有。就是好奇,對了,你看了《盜夢空間》嗎?」

       「看了啊,太酷了,這個電影。」
 

       他同學說:「我還和你說,現在科技的進步太神速了,美國PLX公司把原來用於癲癇治療的一種技術用到了遊戲上,從人體頭蓋骨讀取大腦電脈衝信號,轉換成數字信號,傳輸至 iPhone,在屏幕上呈現相應圖像。不同圖像顏色代表相應的大腦活躍程度。前幾天還和我的導師討論,這樣的話,盜夢不是沒有可能的哦。」
 

       「是嗎?那現在的人,如果想挖掘更深的記憶有可能嗎?」

 
       「記憶,對於人類來說對大腦的研究太膚淺了。阿征,你怎麼忽然對這些感興趣了?」同學有些百思不得其解。尹征可是文科高材生,這會對理工科的問題讓他覺得有些匪夷。
 

       「我記得,美國加州大學伯克利分校的腦神經專家加蘭特,一直用核磁共振儀掃瞄人的大腦,這個研究持續了十五年了。他可以把受試者看到的圖像和他的大腦圖像對比,建立視覺反應模型。利用這個模型,理論上是可以通過他的大腦掃瞄圖像重建他看到的圖像,準確度也非常高。換句話說,他可以把人腦中的圖像「偷」出來,但是,加蘭特說,或許可以用同樣的技術知道受試者在夢中「看」到了什麼。但對「盜夢」的準確性很難有科學判斷,因為只有做夢的人才真正「看」到自己的夢。」
 

       「哦,是嗎?」尹征問。

       「你不會有什麼事吧?」同學有些吃驚的看著他。「那就是一部電影哦。」

       「我知道。」尹征笑笑。
 

       在他心裡最深的地方,既然知道自己的前世,那麼探尋最深的秘密的渴望,就會無時無刻的在他閒下來的時候無情的折磨著他。
 

       「你真的沒事?」那同學喝了口咖啡看看他,眼光懷疑的看著他。

       「沒事,就是看了這部電影很震撼。」尹征慢慢回答他。

       「你什麼時候回去?」

       「12號走。你什麼時候回北京?」

       「估計得等我老婆論文結束。回去找你啊。」同學說。

       「沒問題。對了,你一直幫伊皇收集的那些文物信息,這些是你的酬勞,以後還要你多幫忙啊,特別是一些私人轉讓的。」尹征把信封遞給同學。

       「我也就是能幫你這點忙,真不好意思,還收你錢。」

       「應該的,你也要花時間和精力的。」尹征說。
 

       送走了他同學,尹征上樓了,電話機的紅燈一閃一閃的,他按下按鈕。是詹姆斯的留言,告訴他,錢辦的很順利。老詹姆斯每次都要請尹征結束講座後,去他們家小住一兩天的。說晚上來接他,尹征翻開看看日程表,差不多了,他拿起電話給航空公司確認了回程的機票。
 

       他開始收拾行李,在箱子裡,他看見了一個錦盒,裡面裝著那顆銀珠。是他從張曉那裡拿走的那顆銀珠。那天要出發之前看到的電影--盜夢空間,那個旋轉的金屬小陀螺,讓他在心中撼動,是怎樣的一種情感,讓男主人公,不停的冒死去夢境中找尋自己的妻子?是為他自己嗎?還是一種情感的寄托,影片最後陀螺失去了平衡,到底他找尋到了沒有?
 

       在酒店那窗前,他把銀珠捏在手指之間,迎向外面太陽的光芒,太陽的是沒有溫度的,溫暖都是來自屋子裡的暖氣,這顆銀珠是哪裡來的?
 

       每次他捏著銀珠,總是覺得一種非常熟悉的溫暖在手指間蕩漾開。再次小心的把銀珠收好,他在窗前看著外面的街道,雙手抄在褲兜裡,遠遠的望著那無窮盡的天邊,心中也無邊無際。
 

       他穿上大衣,帶好手套準備出去走走…
 

       北美的街道冬天積雪都鏟到路邊,行人們在有些黑乎乎的泥濘裡行進。戴著墨鏡,把大衣領子豎起來擋著那灌胸的寒冷,走到一個咖啡館他拐了進去,一手拿著一杯熱巧克力和一個裝著麵包的紙袋出來,一手捏著手套,他把腦門上的墨鏡拉下來,架在鼻樑上,順手將杯子放在那些街道的報刊箱上,他戴好手套。
 

       拿著東西繼續前行…
 

       一個人走到了那夏日裡無數人的公園,那裡沒有什麼人比起夏天來說冷清的多,抬起杯子喝了一口,他從懷裡掏出一支煙點燃,深深吸了一口,遠遠地看著那些公園的積雪。
 

       心中開始無數個問號冒起:「水?哪個更多?霜雪雨露,江河湖海?雲在青天水在瓶?到底老和尚想告訴我什麼?陸業羲到底是要告訴我什麼?是和張曉有關嗎?還是在提示我過去的故事?」
 

       天空裡除了那輪寒陽,什麼都沒有的晴朗,讓人覺得更加寒冷。
 

       拿著紙袋轉身他回酒店了。隨便吃了東西,洗完澡,他把酒店的窗簾關上,門口掛上牌子,倒頭就睡了。那個老和尚送他的佛珠就在床頭的茶几上,裝銀珠的錦盒也放在邊上。尹征從來沒有那麼睏過,或者是因為太勞累的原因。他一會就睡著了…
 
    
       夢到他叫人打開一扇大紅門,裡面站著一個女子,背對著自己,他雙手背著,心中憋悶,走了進去,不知道怎的,自己抬手就把桌子上茶盤往空中一掀,辟里啪啦的那些茶杯碎了一地……忽然自己又來到另外一個屋子裡,滿腹怒氣不知道該說什麼,他坐在椅子上,那房子古色古香的,邊上站著一個女子,說了什麼不知道,就聽見自己說,出去,通通出去。
 

       最後怒斥那女子,出去!隨後自己,憤怒難當的一腳踢翻了一個什麼東西,一蹬腿,醒了…
 

       醒來他發現居然一身冷汗。他有些恍惚,那個女子是誰?什麼事情讓自己如此傷痛難當…


       腦子有些木木的,似乎那夢就是剛剛發生的事情,但是夢中的那種心情是如此真實逼真讓靈魂撼動…
 

       他翻身起來,嘩啦的拉開了窗簾,外面的天空已經沉浸在黑暗中,光著腳踩在軟軟的房間地毯上,他甩甩頭開始收拾東西,然後去洗漱。他下去退了房結帳後,把行李放在沙發邊上,在大堂等著詹姆斯的到來,手裡翻看著他的文件。
 

       雷恩來了。「征, Let's go。」每次雷恩知道尹征要來美國,總是會特別的安排休假,這一家子都是中國文化的超級粉絲。雷恩幫他提著箱子,兩人上車了。
 

       「那些錢,美國的銀行沒有什麼問題了,應該你回到北京就可以。願主保佑你那位朋友的靈魂在天堂安息。」

       「謝謝。」
 

       然後,尹征看著前方車子的紅色尾燈。他問自己,生命真是離去就沒有了嗎?因為人的死,在生者看來無論如何都是一種傷感的事情,畢竟遠離了生命。但是,自從上次清西陵回來,他一直在提醒自己,既已生,不念死。軀殼已死,靈魂不滅,靈魂在哪裡?
 

       真正的靈魂還是已經回來,就是自己尚未轉身看見?……
 

       詹姆斯一家準備了豐盛的晚宴等著他的到來。詹姆斯太太開門看見了他,「哦,親愛的孩子,歡迎你的到來。」

       「妳好,親愛的蘇珊。」

       「為什麼不帶你太太來美國?我真想她嘗嘗我的手藝。」蘇珊說道。

       「呃,她很忙,等下次一定來。」
 

       吃飯的時候,蘇珊問起尹征:「征,上次你帶回中國的那本日記殘片修復之後的掃瞄件我看過了,有什麼進展嗎?」
 

       手拿刀叉的尹征,放下刀叉,拿起潔白的餐巾擦擦嘴。

 
      「這個是關於大清雍正皇帝的愛情故事。」

       「哦,天哪,太浪漫了。我的上帝啊。中國的古代皇帝也有那麼浪漫的愛情嗎?」蘇珊吃驚的看看尹征。

       「但是很多史料不全了,我無法找到整個故事的過程,但是他有很多詩詞,可以看出他那時候很愛這個女人。」

       「但是我有一個疑問,為什麼上面有未來兩個字?」雷恩問尹征。

       「我也有過這樣的疑問,但是借助你們的信仰來回答,在人不能的,在神是萬能,你們那自有永有的神。」尹征給了他們一個最合理的解釋。
 

       一直在靜靜吃飯的詹姆斯,喝了一口酒。慢慢地說:「征,感謝上帝的安排。或者到今天是我應該告訴你一些關於詹姆斯家庭的故事了的時候了。」
 

       蘇珊和雷恩吃驚地看著詹姆斯。尹征也覺得非常奇怪。
 

       「你看到的日記是先祖寫的,他回來之後,對東方文化迷戀的不行,你知道嗎?後來他的兒子詹姆斯-費林特,也在東印度公司工作,因為那時大清帝國的強盛,所以,大不列顛和很多國家都想和那個帝國做生意,小詹姆斯被派到了中國,他在廣州學習了近五年的漢語,是英國第一個中文翻譯。這也是我們家族漢語為什麼好的原因之一。」
 

       「什麼?你說的是詹姆斯-費林特?」尹征腦子裡迅速在翻找著那些歷史資料。
 
       「小詹姆斯,是不是還自己取了一個名字,洪任輝?」尹征問。

       「對,你不愧是清史專家。」詹姆斯說。
 

       「我知道的,他為了自由貿易的權利,由於當時清廷政治腐敗,官吏貪污舞弊,他要告狀,於是洪任輝通過行賄,送給直隸總督方觀承,然後轉呈乾隆皇帝御覽。但是觸怒了皇帝,最後他被圈禁在了澳門,從此大清開始了八十年的閉關鎖國。」
 

       在心裡,尹征不知道是什麼樣的感覺,「如果自己曾是那雍正,那這些事情,都是弘歷做的?但是站在今天,能說對錯嗎?太難了,誰都不能再次進入歷史的河流…就算是自己,那時候會怎麼做,也不得而知……」
 

       「不過那些都是歷史了,你看今天中國不也參加了世界貿易組織了,所以,全球全人類都是在共享這個地球的。」詹姆斯說。
 

       「不一定。貿易應該可以,但是文化只有交流和融合一部分,比如你們的基督教立國文化,和我們的儒家文化立國,很多核心來說,不完全一樣。」
 
 
       「親愛的詹姆斯,要知道,中國文化對於美國的立國,是有傑出貢獻的,在你們美國最高法院東門頂端的雕像群裡,有三個人,梭倫,摩西,中間的就是孔子-Confucius。美國的締造者們他們都將中國流傳幾千年的文化精髓作為創辦新國家的重要參考,或者這是美國今天強盛的一個原因之一。但是大國的崛起,特別是中國這樣的大國的崛起,不是誰能擋的住他的腳步的。我們只有一個選擇,那就是乾杯,為了我們的過去和今天。」
 

       尹征抬起酒杯,所有的人在溫暖的壁爐燒柴的溫暖中,抬起了酒杯……
 

       田野裡的積雪在靜靜的沉睡著,等著另外一種春天的到來……




  

◎ 步步今生二版(繁體版)為作者:玉香籠,授權pinko5606的小窩為台灣地區唯一合法刊載之網路平台,禁止任意複製轉載,必究,謝謝!◎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Pinko5606的小窩

pink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悄悄話
  • 阿瑄
  • 謝謝你~
    我已經收到了!!!
    不知道之後會不會有實體書出現
    好期待!!!
    這樣就可以珍藏了^^
  • 很抱歉,因本續文涉及步步驚心的原故,
    目前書尚未出版.
    謝謝你的喜愛和支持

    pinko 於 2012/08/13 23:23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