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德嗣此時在療養院裡,被相關部門的人員很有禮貌的軟禁著,要求他要有正確的態度,和組織交心,把問題說清楚,講明白。他心裡想著,這個時候搞點事情出來,但是估計正廳的位置是懸了,這樣的事情一出,不管結果如何,想來已經是回天無力了。
 

       「康副,請隨我們來一下。」他在單人房間裡的沙發上坐著,有人開門進來,來人非常有禮貌的站在門口,手裡拿著一個文件夾。


       「嗯。」康德嗣站起來,從椅子上面,提起自己的西服,穿上之後走到門邊,把腳上的軟綿的一次性拖鞋換下,套上皮鞋。房間裡他的陪護一直在身邊跟著,每天三班,夜班的就是守著他,都不睡覺的。
 

       和來人到了一小間會議室。橢圓型的會議桌兩邊,一邊應該是留給自己的,另外一邊坐了幾個人,他都不認識。


       「請坐,康副廳長。我是紀委的柳蕭索。」其中中間一個年紀中等的男人兩手交叉支撐在桌面上,看著面前的卷宗,抬起頭來看看剛剛進門坐下的康德嗣,康德嗣的眼裡全是琢磨不透的,他習慣了官場的不動聲色。
 

       「很少有人起名字,用蕭索二字的,如此悲情的名字,一定蘊含著故事的。」康德嗣在心裡揣摩了一下。
 

       有人把茶杯放在了他的面前,他轉頭眼神裡示意了含蓄的感謝。


       「組織上的政策你是知道的,雙規作為一種特殊的調查手段。是希望你能把一些的相關問題交代清楚。現在中央提出的「文化大繁榮大發展」和「建設社會主義文化強國」,是「文化興國」戰略,與「經濟興國」一樣重要啊。」
 

       康德嗣在心裡暗自揣摩了一下。「這個大政方針,似乎不用你來告訴我了吧。」
 

       「難道自己的什麼行為越過雷池?那,也就應該是最近的清之夢招標,廢標,預展等一系列事情。天下真是鶴蚌相爭,漁翁的天下啊。」他微微的低著頭,嘴角閃過一絲笑意,舉起茶杯,右手捏著瓷杯的圓頂小珠,吹了吹茶水裡漂浮的葉子,吹開之後的茶葉很渾濁,這樣的地方,想來也不是有什麼好茶的。他喝了一口,慢慢放下茶杯在左手邊。
 

       「我不知道您的意思,都是組織的人。開門見山的說,工作中如果我有什麼失誤的,我會向組織交代清楚,但是那也是工作能力的問題啊。」
 

       那個人看看他,沒有說什麼。而且從桌子上的煙盒裡面,抽出一支香煙,點燃吸了一口,靠著椅背上,右手放下,左手的舉著煙卷,放在桌上伸向前面。


       「康副,很多事情,組織上既然找你來,你應該知道,組織的用意。」

       「這樣吧,我還是告訴你吧。你老婆羅穎已經說了一些了。」


       康德嗣本來雙腿交叉,十指相合放在前面的,大拇指抽了一下。心中他並沒有怪羅穎,而是擔心她會不會有事?這樣的場合,他想他是瞭解羅穎的。這一刻,他大致判斷,應該是羅穎那邊出了自己不知道的狀況,而這個時候,只有自己可以保住她,只有自己在位置上,才能做一切的一切,因此他做了一個決定。


       「既然她已經說了,那我是什麼都不知道的。如果組織上有什麼的話,請組織上嚴肅處理我。」這一狠招,將軍,把柳蕭索的棋局破了。
 

       因為本身目前紀委掌握的情況,就是很少關於康德嗣的,倒是羅穎,在那邊已經都說了,和康德嗣無關。所以,如此看來,康德嗣的問題和舉報的情況來看,經辦的人操之過急了。
 

       柳蕭索是紀委最新上任的力主清廉治國的先鋒人物。很受上面重視和重用的一個大將。康德嗣還不知,他這個級別的人的案子,都是柳蕭索親自抓的,他的香煙慢慢燃盡,他沒有說話。在腦子裡飛快的過著昨天自己看羅穎卷宗的內容,他明白自己中了康德嗣的進殺之計,扳了一子,他很冷靜地說:「那,康副廳長,先回去休息吧。明天再說。」
 

       康德嗣被帶去吃飯,然後兩人一直陪護著,陪護的作用除了監視之外,最要防範的就是四個字「畏罪自殺」,這個會讓很多調查陷入死局。
 

       羅穎到紀委專用招待所的那天下午,因為是女人,女人在強大的心理攻勢面前,倘若沒有異於常人的心智的話,加上康德嗣已經先被隔離的消息,擊破了羅穎的第一個保障,也是最重要的,雖然他們家的勢力也可以折騰一下,但是羅穎選擇了少少的說了一部分,但是正是這小小的一部分,落成了白紙黑字,她承認收受古畫,幫助在公務員求職的問題上給人方便,但是她堅定的表示,康德嗣不知情,都是她找廳裡的周處長辦理的。
 
       自然,她也必須要交代那些東西放在了什麼地方。
 

       康德懿和龔習在羅穎的辦公室裡,康德懿問龔習:「要不,我們去找找羅月她爸媽?」

       龔習一下子抬起頭:「你傻啊,他們倆老還不得給急死啊。再說了,上次我們結婚,你沒看見羅月她爸的情緒多失落,聽我媳婦說,當年她家有權有勢的時候,門都被踏破了,到我們結婚,好多當年她爸的屬下人都不來,就派人來給個紅包。給老頭氣的,要不是我丈母娘拉著,那火爆脾氣,還不得給天砸個洞出來。現如今的人啊,現實的很。我勸你想別的辦法。」
 
       德懿想想,和龔習兩人離開了羅穎的公司。
 

       他在家裡一夜無眠,不知道應該怎麼做。一大早到了辦公室,忽然他想起那幾個常和大哥喝茶的人,其中不乏身在要職,外面都有自己生意的人。上次張曉拜託大哥給她朋友找工作的那人,他應該可以知道一些內情。他立刻摸出電話,給那人打電話,想約見面,那人讓德懿晚上出去見面,晚上他到了三里屯一個酒吧。
 

       「老小啊,剛才我給幾個人打了電話。好不容易才打聽到,你哥被雙規了。」那人悄悄地說。

       「什麼?!」

       「你嫂子據說已經招了,收了人家價值不菲的古畫,別的事不知道。還不知道你哥那邊的情況。」。德懿心裡大驚,兩個都出事了,這剛過完年。

       「那,有啥辦法給我哥聯繫上,我能做啥麼?」

       「你啊,我覺得只有等,眼下這個節骨眼上,多少人盯著那個廳長的位置啊,估計是有人想擺你哥一道也不一定。你現在恐怕什麼都做不了,只有等。記住我的這個手機號碼,到時候有啥情況,我給你電話。你也給我打,啊。。」

       那人拍拍德懿的肩膀,說是有事先走了。
 

       德懿一個人在酒吧像一頭困獸一樣,不知道怎麼衝出去,而把自己也困在其中的無助深深的籠罩了他,所有的不開心都已經上到心中,他讓人開來幾瓶啤酒,給龔習打了電話,讓他過來。
 

       龔習到了的時候,德懿已經喝的高呼呼的在那裡悶著頭抽煙。

       「你怎麼回事啊?你,這時候還有心思啊。」龔習推了他一下。

       「坐下!」德懿怒了。

       「我和你說,哥被雙規,嫂子據說收了人家東西,別的還不知道呢。」德懿盯著他的眼睛裡,似乎在問龔習:「怎麼辦?你說怎麼辦?」

       「老小,那咱們就這樣乾熬著,得想辦法撈人啊。」

       「暈菜你,這不是公安局,說撈就撈啊。」

       龔習說:「這自古和朝廷的事情拉上關係,真他媽懸,真的。」

       「走吧,走吧,我送你回去,別一個人喝悶酒,明天去嫂子公司仔細找那幾個老人問問,看有什麼線索沒有。」
 

       龔習攙扶著德懿,打電話叫公司來個人把德懿的車開著,和自己一起把德懿送回他的住所,德懿在車後座睡的死死的,兩人費盡的才搬上樓。龔習給羅月打電話,說德懿喝高了,他沒敢告訴羅月,想等幾天再說。


       羅月在電話裡還說:「是不是想人家倪琴兒,自己喝悶酒去了啊。」

       「妳睡吧,早點睡,美容!」龔習有些生氣,但是不敢發作,就讓老婆早些睡,他看著德懿,自己也找個房間,躺下睡了。
 

       康德嗣在房間裡細細的把整個最近的事情,躺著床上捋了一遍,心裡一直對預展狸貓換太子和自己的連帶責任的擔憂,越來越放大。他想著這次不知道廳長的位置是誰?自己副廳長的位置,是不是還有把握繼續?如果不行,這個官場,可是能上不能下的。想到這裡,他不由的沮喪起來,可別這次真是到頂了不說。


       他轉頭看看坐沙發上看著報紙的陪護,不由得有些惱怒:「這怎麼讓人睡覺啊?!算了,他想想還是去洗澡,連衛生間的門都是不能反鎖的,難不成我還會尋那短見?!真是混蛋。他在心裡怒罵,但是沒有什麼表示。
 

       站起來,往洗手間走去。

       「康副,我能做什麼嗎?」那個陪護問。

       「我,我洗澡,想睡覺了。」

       「好的,我就在外面的。」其實是在提醒他不要超過時間的,手機,皮帶什麼的都收走了的,超過十五分鐘不出來,那些人是會進來的。第一天就給他搞得尷尬不已。


------


       而此時羅穎在被紀委的帶走後,在北京郊區的一個招待所,已經有兩天寢食難安,開始她還以為他們不過是嚇唬自己的,可是他們居然都點出來,和招錄公務員有關。她想:「反正移民下來了,我自己攬在身上。生意哪裡都可以做,我也不缺錢,那畫能值多少錢?一張破爛玩意。」於是她說,朋友委託的,不幫忙也不好,所以勉為其難的收了,但是這和康德嗣沒關係,是自己辦的。那些人沒有說什麼,就是讓她簽字。她問:「我什麼時候可以走了?」
 

       那些人看看她,沒有說話。而陪護她的兩個女幹部,更是讓她難受死了,上個廁所都要在邊上看著,給她搞得幾乎要發狂了。但是又不能發怒,就只能憋悶著。
 

       她躺在床上,兩位陪護都在沙發上坐著,她只有睡覺了,太憋悶了這日子過得。


       而康德嗣也在療養院的床上,手放在腦後,看著天花板,平靜的給人在禪定的樣子。不一會也睡著了…
 

       這天晚上,她夢見了康德嗣,康德嗣也夢見了她,這平時裡同床異夢的夫妻,在這樣的時候,卻都夢見了對方…

步步今生-20扳t  




  

◎ 步步今生二版(繁體版)為作者:玉香籠,授權pinko5606的小窩為台灣地區唯一合法刊載之網路平台,禁止任意複製轉載,必究,謝謝!◎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Pinko5606的小窩

pink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