羅穎找到了周處長,要他盡快想盡一切辦法停止伊皇的業務,然後「清之夢」她依舊還是可以收入囊中,她真是習慣於成功的迷離了。
 

       這樣的關係和背景,讓她經常輕易的到達成功的頂端,不是體會到高寒,也不是求敗,而是歡喜。
 

       這天她找到老周。「老周啊,那個伊皇公司,不中標他們不高興,那就讓他們以後都沒得做,不就好了嗎?現在中國那麼多的文化公司,誰做不是做啊?」

       「嫂子,嗣爺怎麼說的?」

       「我說,和你嗣爺說的有分別嗎?」羅穎在周處長的辦公室,從手袋裡拿出一隻手霜,擠出一點在手背上,兩個手背互相搓揉著。

       「是,是,我想辦法,我想辦法。」周處長心裡有些不滿,「拿廳長來壓我,什麼人啊。」他也不能去問康德嗣的。
 

       羅穎提著包走出了周處長的辦公室,手機響了,是會所的老闆打來的,說幾天後有活動,讓她過去。她想想好久沒去了,問了時間,然後就答應了。
 

       給德懿打了一個電話,讓他做幾個合同,她最近拿到一批紡織品的定額,組織貨源就是發往歐洲,現在中國就是世界的大工廠,什麼的都可以做。賺不完的錢啊,真是。她心想。


       德懿正在貨倉查問那些人,很多老人都走了,只有一兩個認識他。
 
       「那天有沒有幾個人來送貨,是發哪裡的?」

       「什麼貨?每天那麼多啊,康總?」那人疑惑的問。

       「兩個男的送來的,有個是絡腮鬍子。」德懿不想說出名字。

       「哦,那個毛鬍子啊,他們的東西是發香港的。」

       「是什麼?」

       「沒問,就直接放大成的走的。」

       「好了。我知道了。」德懿心裡有絲絲的不安和更加強烈的後怕開始。

       「別和人說。記住了。」他看著那人,眼裡是冷光,那人說我不多事。他在車上,接到了羅穎的電話,就聽著,答應著,腦子裡全是事情。放下電話,他決定自己查不告訴任何人,等有結果再告訴大哥。
 

       尹征那天晚上到北醫家裡拿出一副價值不菲的古畫殘卷,是他去各地時候,到處去文化市場淘寶的東西,他這些年的收入有一些花在這個上面,因為不收的話,就是給毀了的。曾經在江西他在一個小店的門口看見一個青花碗,拿來餵雞飼料,他心疼的不行,最後給了一筆錢,背在背包裡,帶回了北京。
 

       他不想天洋和張曉知道很多事情,知道也沒好處。

       從張曉那裡走了之後,他開車去老林那裡。

       老林在修補另外的東西,忙的不行。

       「來了啊。」

       「來了。」

       「進來坐。」他放下布包,看看老林的案台,彎下腰再拿起放大鏡看看。

       「老林,你越來越精進了。」

       「手藝這種東西,玩得就是年份。」老林遞給他一支煙,去倒茶。

       「阿征,聽說你的事情,出了狀況?」老林問。

       「是啊,防不勝防啊,咄咄逼人來勢洶洶。」尹征抽了口煙,淡然的說。

       「我能為你做什麼?」老林的書齋是尹征幫忙開起來的,當年他就是一個不能餬口的小裱畫師傅,尹征給了他一筆錢,不斷給他介紹生意,老林才有今天。


       「這幅畫,本來是我想自己留著的,現在得你給補補。」尹征把布包打開,是一副明代的古畫。

       「這個補好可是大錢啊。阿征,沒事,我給你弄。」

       「我要的有些急,對了,還有個事情。你要幫我。」尹征看著老林說。

       「你說。」老林看著尹征。尹征一一的交代了老林,老林看看他說:「你真決定這麼做?」

       「當然,不然沒法一次搞定。後患無窮。」

       「沒問題,一點問題沒有。保證沒問題。」

       「我後天要去美國,下個月回來,時間一月中旬應該差不多吧。」尹征問老林。

       「差不多。有事情我給陶澤說。」

       「嗯,我走了。他會和我郵件聯繫的。」
 

       尹征走了,他開始佈網下鉤子,誰阻擋了他清之夢的路途,誰就是他的敵人。他似乎對這樣的鬥爭從來不懼怕,過去讀書不怕,後來分工到單位不怕,自己出來闖蕩商場也不怕,因為他篤定自己有目標。
 

       一個人如果有目標,那麼所有的東西都是為那個目標服務的。在這個灰色的人性世界裡,尹征從來不認為自己是純白的,他經常和天洋開玩笑,下棋我喜歡執白,是因為覺得內心最深的,保持白好些,但是自古成大事者,不拘小節,總是有很多無奈的,他也是,這樣的無奈讓他經常嘆息,如果不是因為清之夢,他或者想一直過平常人的那種生活,清之夢是他的不歸路,窮盡一生也未必會走完的路,誰能和自己一起走?
 

       夜色裡開著車,他回張曉那裡,他問自己:「那時我是鐵血的雍正,那些手段看史書時候,自己覺得無可奈何,站在治國的角度不得已,但是張曉從來不提,她非常鎮定的回答是忘記了,但是直覺告訴他,他沒有得到答案,但是記憶在何處,在何處??」
 

       他回到樓裡的時候,胖保安在那裡撥弄一個小收音機,戴著一隻耳機,聽廣播。

       「回來了,上班好辛苦啊,那麼晚。」

       「嗯,回來了。」


       尹征走了幾步,想起自己要去美國出差,上次張曉水管壞了都沒人管。又折回來,「師傅,你貴姓?」

       「免貴,我姓王。」

       尹征遞給他一支煙,「我過幾天要出差,拜託你有什麼事情多關照我太太,行不?如果有什麼事情,就給我弟弟打電話。是萬一啊。」他把尹天洋的電話寫給了胖保安,心裡有些安,謝過胖保安,尹征上樓了。
 

       他輕輕的敲門,已經有些晚,不想吵到鄰居。我戴著眼鏡,穿著拖鞋抱著抱枕去開門。

       「怎麼那麼晚?」我問他。

       「辦事。」

       「嗯。」繼續跑去電腦那裡做報表。我最近也是忙的不行。

       「妳怎麼還不睡?」尹征問。

       「我忙著做報表,順便等你回來。」我去廚房給他抬了一碗甜湯。

       「吃吧。」我看看他。尹征坐在餐桌邊上,拉著我的手。「妳怎麼不吃?」

       「我晚上不吃東西的。」我微笑的看著他,抬手理理他的頭髮。

       「哪天的飛機?」

       「大後天。」

       「我送你吧。」

       「不用,陶澤去。」

       「啥時候回來。」

       「明年。」

       「嗯,一年。」心裡想著:「一年,」心裡有些害怕。或者是因為穿越,或者是因為那個地方真是太遙遠了。

       「打電話方便嗎?」

       「應該沒問題,我給妳電話。」尹征看著我。

       「妳還不想睡覺?」他問我。喝完甜湯,他去換鞋,衣服。衣櫃裡有備著幾件他的居家的衣服。
 
       「今天在辦公室咖啡喝多了。」我隨手打開電視。

       「嗯,我陪妳說說話。」尹征說:「我這次去呢,一個是把 Scott 的那些錢盡量幫他處理了,文件都準備好了吧?」

       「已經好了。我之前給他父母說明,又找了天洋去找人,已經辦好了。」希望可以順利完成他們一家的遺願。

       「我這次要開始和他們談以幾個方式逐漸收歸文物的事情,會非常艱難。但是我會很快回來。我不在的時間,要好好的,有什麼事情,去找天洋。」

       「我會的。」
 
   
       忽然有些不是很適應,覺得我和他在紫禁城裡那段時光,沒見時候,我想念,那天高無庸來接我時,我又懼怕。而如今,這現代的生活,我怎麼又有些不捨得呢?或者這就是距離的美吧。經歷這樣的交錯,我現在對於自己的過去和現在交錯感覺經常迷糊我的記憶。
 
  
       曾經我想兩次離開那裡,一次是想送若蘭姐姐的靈柩回去,一次是我懷孕之後,想離開給孩子一個平安的環境,可是那都是曾經的奢侈的夢想。我轉過頭看著他,他也看著我。
 
 
       無數次我鼓足勇氣,想對他說起那些過去,但是不知道從何開始。就那天生日,我就和他說了,那天肩膀被靠了酸痛,太醫點出之後,我大窘的故事。他聽了大笑,問我他弟弟長得什麼樣子,我一一地告訴了他。他看上去很感概,眼神裡都是悠遠地的思索…
 

       等吧,等他從美國回來,和他好好說一次,那是他的過去,屬於他的過去。再次鼓勵自己。
 
 
       蜷縮在沙發上坐著,我抱著抱枕,不知道是害怕告訴他之後,他的反應,還是害怕曾經那個權傾天下的男人,他的那些血性被喚醒?還是恐懼那些過去破壞了現在的美好?尹征忙著在電腦那裡寫郵件,我靜靜的看著他,像一個奔跑的人,忽然在中途停駐,該怎麼辦?
 

       「妳先睡吧,我忙呢。」尹征說。
 

       我自己一個人在床上微弱的檯燈,照耀著房間。躺著看著那幅他畫的水墨木蘭,那些花朵,有些飄忽的慢慢的我睡著了。居然夢見十三被幽靜那天,他手裡全是瓷杯劃破的鮮血。忽然變成他手心裡全是血,流得到處都是。心裡一驚,我居然是鼻子胸口都是冷汗,醒來了,看看在邊上對著我睡得正香的尹征,我藉著微弱的光,看著他的樣子。伸出手指,輕輕的撫摸著他的臉龐。
 

       夜色如水,夜色也如魅,夢裡有花落,夢裡也有夢魘…
 

       第二天一早我和尹征各人開車上班,剛到樓梯口。尹征手機響了。

       「嗯,嗯 ,什麼?!嗯,知道了」


       感覺是有什麼事情。

       「尹征怎麼了?」我有些擔心。

       「沒事。走吧。我回去收拾東西。後天要走了。」尹征收好手機,幫我把手提提到我的車子那裡,我開車先離開了。
 

       尹征送走了張曉之後,上車使勁的把門關上,用手在方向盤上狠命的拍了下去。憤怒的點火之後,他趕往公司。路上的春風將那些樹枝吹得東倒西歪的在空中飛舞,如同這個塵世裡面的人心一樣,想各往一處飛奔。
 

       剛才方雲給他電話,今天文化廳的書面通知到了,要求伊皇停止一切文化交流的業務要求整頓,同時清之夢的展覽做廢標處理。
 

       他回到公司,提著手提電腦包推開了他們那樓的大門,所有的下屬都在那裡激憤著要去找人。看見他進來了,幾個人都不作聲了。他冷著臉進到他的辦公室裡,方雲拿著那張紅頭文件進來,小心的遞給他。
 

       他接過來,看看。「出去吧。」方雲去泡好茶,送來就出去了,輕輕的把門關上了。他把外套脫了掛在邊上的架子上。看著那張紙,他看看就丟在邊上。停止?誰能擋住我的腳步?!點燃一支煙,半晌,他用煙頭慢慢地把那個紅頭文件的公章燒出一個洞來,扔在了一邊。
 

       馬上要去美國,他無暇理會,半個月回來再說吧。如果不行,就只能先顧及巴黎和美國的展覽先了。他給法國的拍檔寫了郵件,說明了現在的困難和境地和美國的進展,希望法國那邊一定要穩中求穩的確保一定無誤。他在辦公室裡想了半天,下樓把方雲叫了進去會議室,交代了方雲幾句,外面的同事都看見方雲義憤填膺的表情,但是不知道他們說的什麼。
 
 
       尹征一個人上了閣樓把所有的事情忙完之後,看看手錶也快中午了,他給天洋打了電話。

       「天洋,晚上一起吃飯。」

       「好啊,那咱哥倆回北醫吧,好久沒下棋了。」

       「行啊。」

       「後天你送我去機場。」

       「嗯。沒問題。」
 

       想想他給張曉打了一個電話。

       「喂,吃飯了嗎?」尹征靠著在靠椅上。

       「沒呢。你呢?」張曉在那邊,好像手裡在看文件,稀里嘩啦的翻紙張的聲音。

       「我後天就走了。妳一個人開車要注意,這要到年關了。別到處跑啊。」

       「我不是小孩子了,別擔心。明天晚上有事嗎?沒事我過去你那裡。」張曉聽上去心情很好。

       「嗯。」尹征第一次覺得,有牽掛了的感覺。驀然他想起陸業羲的那句:「如果不是因為牽絆之事…」,難道他是說,自己一直是因為要找到她?
 

       細細回想,自己的工作曾經有那麼幾次的機遇,他自始至終堅持這個夢想,或者冥冥之中也是如此,才能在博物館裡見面,清西陵同行吧。終於在兩人再次重逢之後,他們將第一次離開對方,但是靈魂裡面的齒輪在命運這台發動機裡,會讓他們繼續往前行進嗎?
 

       尹征到了北醫天洋家裡,天洋已經買了飯菜,因為朗豐在丈母娘家屋子顯得有些雜亂。弟兄兩人弄好了飯菜,天洋自己開了一瓶酒,問尹征要不要,尹征說:「要。」

       「我哥倆可是有些時候沒這麼聚聚了。」天洋說。

       「是啊,你有孩子了,不一樣了。」尹征回答他。「今天,伊皇被文化廳停止了所有的交流和項目。」他沒有看著天洋,而是邊脫了外套,鞋子邊說:「上次我還覺得容易,現在想來山雨欲來風滿樓啊。對了,你上次的易縣的那邊讓警察的哥們查的怎麼樣了?」

       「啊?!」

       「我這幾天就忙著老嚴的復職了。我親自找了好多關係,連關長那裡都幫我打了電話了。估計翻過年可以了,他那邊新單位到年底,上次他告訴我,已經派人手下去了。」

       「得抓緊。」尹征拿著筷子吃飯,看著碗裡的菜,心想:「刀俎,魚肉…?!」

       「他們究竟想幹什麼?」天洋不解其中的反覆,抬著酒杯喝一口。

       「我覺得內幕不簡單,是不是還有兩條人命,或者裡面牽涉更大的利益圈子,或者超乎你我的想像。」

       「那你現在要離開北京?!」天洋有些擔憂。

       「我已經派出人在查,你那邊要找老嚴。撕開這個黑幕,那就是有人一定要倒霉,更何況已經出了人命,如果還要有人死,只會多,不會少。」尹征放下筷子,冷靜的分析看著天洋。

       「那你打算怎麼做?」

       「我,美國那邊的事情我需要去,而且長遠來說,一個個的逐個擊破,他們才會乖乖的交回那些東西。」

       「嗯,我真心佩服你,真的。」天洋抬起酒杯:「來哥,我敬你。」

       「你我兄弟,你知我心意已經足夠。天洋,必要時候,或者要一些非常的手段的才能讓那些撕開黑幕的。」

       「…」天洋沒有說話,這是無法選擇的,到底是對,還是錯?他看著大哥。
 

       尹征放下碗筷,起身走到窗戶那裡,點燃一支煙。那一身被窗戶外面如血殘陽照耀著,英雄的黎明,從來就是黑暗的,而英雄的路途,從來也是艱難的…




  

◎ 步步今生二版(繁體版)為作者:玉香籠,授權pinko5606的小窩為台灣地區唯一合法刊載之網路平台,禁止任意複製轉載,必究,謝謝!◎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Pinko5606的小窩

pink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留言列表 (5)

發表留言
  • deer
  • 您好:我是無意間路過的讀者,非常謝謝您轉載這麼悠遠動人的續寫。有點小提議想供您參考:每章配樂都很好聽,但是我想提供一首歌─韋禮安的還是會這首歌,我覺得很貼近張曉與尹征的心情!謝謝您讓大家看到這麼好的作品
  • 感謝你喜愛步步今生這篇序文小說, 也謝謝你對配樂部分的支持,每章配樂都是作者花了很多心思去找來搭配的,所以定有其情節上氣氛營造的用意, 很謝謝妳的歌曲推薦喔^^

    pinko 於 2012/03/12 14:10 回覆

  • 芯
  • 我想知道下~几时会更新一次?
    好好看的说~加油XD
  • 早上、下午、晚上、凌晨....不定時耶,我有空就會弄,妳訂閱我的動態就能掌握更新喔,謝謝妳的支持和喜愛.^^

    pinko 於 2012/03/12 19:49 回覆

  • 訪客
  • 好的谢谢^^
  • Echo
  • 看完步步驚心後,一直無法走出故事情景.於是接著拜讀玉朵朵的步步今生,及步步今生第二版.我只盼能繼續沉溺在這淒美的故事中,永遠!
  • 不是玉朵朵,是『玉香籠』才對喔^^

    pinko 於 2012/03/14 13:06 回覆

  • 林瑤瑤
  • 步步驚心電視版看了1遍
    步步驚心續集小說版看了1遍
    步步今生小說版看了2遍(繁體.簡體各1遍)
    終究還是深陷這淒美的故事久久不能自拔
    謝謝大大的用心翻成繁體版以及在每一篇上都搭配著好聽動人的音樂
    讓看不太懂簡體的我們能在閱讀上快速的流覽
    好期待看到步步今生電視版
  • 謝謝妳,我們快推出正式的廣播劇了,到時歡迎來聽喔^^
    至於電視那就不是我們能掌控的,
    一切隨緣吧^^
    接下來還會把玉香籠的新作品--天下俯瞰,介紹給大家,是武俠小說喔

    pinko 於 2012/03/18 15:27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